玄幻時空 > 歷史軍事 > 慶餘年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第七卷 朝天子 七七 文 / 貓膩

    雨夜。

    長街漫漫最**。

    大雨中帶雨笠的人很普通。

    可是頭頂雨笠,卻穿著一身紅袍的人卻只有一個。

    皇宮的城牆如數丈懸崖,在雨中雲霧飄渺。

    紅袍人走的很慢,無聲無息卻又光明正大。

    城牆上忽然射出三支利箭,紅袍人沒出手,箭卻像在暴雨中迷失了方向,被一頭名為黑暗的巨獸吞了進去。

    紅袍人抬頭。

    電光火石之間,用目光劃出一道蒼穹,竟將牆頭高手們紛紛震落。

    劍氣!

    不斷地吮吸,吮吸著黑幕中的生靈之氣。

    在這座冰冷的皇城中,已經有無數的侍衛成為一股劍氣的血祭。

    忽然紅袍人身前閃過兩個人影。

    紅袍人停止了腳步,緊握手中的劍鞘,漫天風雨都沖刷不了他心頭的殺意。

    他手中利劍並沒有出鞘,他知道只要他一出劍,前方兩人中必定會有一人喪命。

    但他卻不知道如何對付第二個人。

    他能夠感覺到眼前兩人的不同。

    他只會拔劍!

    兩人中,他認識一個!

    那是洪老公公。

    四顧劍沒有行刺成慶國皇帝,正是因為有這位大宗師的存在。

    另一個人適時向前邁了一步。

    此刻天際遠處,忽地一道閃電劃過,隨之而來一聲驚雷,豁然而起。

    聲如裂襟,卻彷彿迴盪在頭頂之上,回音裊裊,許久不散。

    牆影婆娑,點點碎光掠過天空,藉著閃電,紅袍人看清了對方。

    那是一個神廟的僧侶。

    夜色如墨,風雨飄搖,天地突然靜默,聽得到的只有雨滴拍打地面的聲音。

    良久…。

    時光苦短,對峙太久。

    氣以升至頂峰,此時不動更待何時。

    洪公公整個人慢慢挺直,骨頭如同一串鞭似的發出一陣「劈劈啪啪」。

    整個人似乎在霎那間拔高了十幾寸。

    可他沒有出手,他沒把握。

    身旁僧侶卻按耐不住,手中竹棍震碎雨簾,一聲虎嘯響起,彷彿來自天外。

    棍如猛虎,人如臥龍,這一式之力,絕沒有任何人能夠比得上。

    可惜他的對手是紅袍人!

    大紅袍拔劍,就像是一陣風,無論多強大的力量,在風中都必將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到那一劍消失之時,僧侶就覺得有一陣涼風輕輕的吹到了他的身上。

    風雖然輕,卻冷的刺骨!

    僧侶的神情僵硬,在他的臉上凝結成了一種奇特而又詭秘的表情。

    他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已被凍結,他的人就從半空中重重的跌在地上。

    風停了,人的呼吸似乎也停了。

    洪公公皺著滿臉的皺紋,長長的歎息了一聲,說道。

    「好劍!」

    紅袍人目光閃動,手握長劍,沒有出聲。

    洪公公繼續道:「劍道之術在於精氣。

    此一劍恐怕世上無人能擋。」

    劍道之術在於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這道理就算洪四癢不說,世上習武之人都應該明白。

    一想到這裡,紅袍人的眼中閃過一絲惶恐,手中長劍似乎被點點雨滴敲打的微微顫抖。

    劍在手中,不如在劍鞘中更有威脅!

    洪公公突然縱身而起,身形靈動。

    他在空中漂浮,隨著空氣的流動異常緩慢卻又輕巧無比。

    他出手。

    動作如少女折花。

    輕柔而又緩慢,卻又說不出的陰寒詭異。

    紅袍人不知所措,他除了拔劍什麼都不會!

    他想閉上眼睛,任漫天暴雨侵灼自己的身軀,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弟弟,嘴邊苦澀難擋。

    他一直以為皇帝身邊只有一個洪四癢,卻忘記了皇帝與神廟之間的關係。

    神廟才是皇帝最後的底牌。

    那僧侶已經耗盡了他的劍氣,他的劍魂。

    劍在手裡,並不在鞘中,他已經沒有辦法再拔第二次劍。

    他是奪命大紅袍,此刻卻將被別人奪去生命。

    所有的使命與力量,都將被奪去。

    因為這就是「死」。

    當「死亡」降臨的時候,世上又有什麼力量能攔阻?

    ………。

    ………。

    可是這一擊並沒有奪走紅袍人的性命,它奪走是一個侏儒,一個不知從哪裡竄出來侏儒。

    洪四癢一驚,他想到了這個侏儒是誰。

    「手」中小指,一身縮骨功出神入化。

    洪四癢不知道小指躲在哪裡,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混進皇宮的。

    他忽然感覺心口一涼。

    侏儒手中的劍刺入了洪四癢的身體。

    劍光流動,陰狠無比。

    「呯」的一聲,兩人同時倒在了地上。

    雙葬之劍,玉碎神散,欲與天地同壽!

    小指狠毒,他不僅對對手狠,對自己更狠。

    他的身體抵受不住這位大宗師的全力一擊,血液灑向了天空,和大雨混在了一起。

    紅色的雨水浸泡著皇城,如此的美艷,如此的妖媚。

    血雨!!

    血雨當空,必出亂世!

    ………

    ………

    紅袍人如泥塑般地站在那裡,耳邊一直迴盪著小指臨死前的話語。

    「我不能讓無名指傷心,我不想看到她難過。

    她幸福我也會覺得幸福,你一定要活下去!」

    小指靜靜地躺在地上,嘴邊帶著一絲微笑。

    幸福的定義是什麼?

    是永生?

    是財富?

    不…。

    只要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能開心快樂,那就是幸福。

    小指是幸福的,幸福的一生。

    她救了小指一命,小指又救了她愛人一命。

    因為小指愛她,更因為大紅袍愛她。

    人的一生不就是一種命運的循環麼?

    「請…。

    一定…。

    要幸福!」

    這裡沒有喧囂,如往昔一樣的寂靜,寂靜的讓人感到空虛,無助。

    一切都沒有變。

    紅袍人依稀記得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依然如此寂寞,空蕩。

    整個皇宮燈火輝煌,只有御書房卻是昏黃暗淡。

    並不是御書房燈火不足,只不過就算再明耀的燈光,都已經照亮不了皇帝的心。

    因為他心中的光華已隨著一個女人的離去,而變得黯然**。

    當他下決心將監察院與內庫掌握到自己手中,當他下決心要稱霸於世的時候,他已經走入了黑暗。

    佳人已逝,那盞燭燈又在何處?

    是他親手熄滅了光明,剩下的只有無窮無盡的貪念。

    只要權利還在自己的手中,那麼生命就還在,野心就還在。

    一個人只要有野心,那麼他的生命就是寶貴的。

    被奪走的只是其他人的生命,這又與他何干?

    親手奪走那個女人的一切,能夠成就他一世霸業。

    那麼女人的消逝,又與他何干?

    貪念有多大,野心就有多大。

    貪念永遠在人間!!!!!!!!!!!!!!!!!!!!!!!!!!!!!

    -------------------------------

    「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總是喜歡穿一身紅衣服。」

    皇帝抬起頭,看著窗外瓢潑大雨,說道:「你殺的人太多了,只有紅衣才能遮掩住你身上的血腥。」

    「你是在自欺欺人。」

    皇帝轉過頭,言語中有一種不容抵抗的威武。

    紅袍人低頭,一身紅袍依然鮮艷奪目,可是衣擺處滴落的不是雨水,而是鮮血!

    紅袍浸濕,卻無一絲雨水。

    紅袍原來是用鮮血染成的!

    「為什麼要來殺我?」皇帝雙目冰冷,似乎極力想看穿對面來人的內心。

    「為什麼要來殺你,為什麼?」紅袍人口中喃喃,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皇帝似乎已經看透了紅袍人的內心,滿意地眼神已經離開了對方,再一次望著窗外,自言自語著:

    「這不過是一個局罷了。」

    「你和我都只是被人牽線的木偶。」

    紅袍人想起了食指。

    他忽然笑了,像食指一樣的笑容,笑的很難看,很淒涼。

    他突然明白了食指的話,明白了食指的笑。

    心灰意冷。

    慼慼然然。

    「有人想殺我,他恨我。

    他佈局,他牽線。」

    「你是他手中的劍。

    他殺不了我,卻懂得利用你來殺我。」

    「你心中有弱點,你不配做一名殺手!」

    皇帝的話語一波又一波的擊打著紅袍人的心,兩人頭一次碰面,可是皇帝卻像與他認識了數十年。

    紅袍人心中有弱點!

    「范閒」!

    這個名字像是一塊巨石,壓在紅袍人的頭上,揮之不去。

    一切彷彿都像是預言!

    小言公子的預言!

    等皇帝的大旗插在東夷城上時,誰會想到大紅袍只是為了除去范閒的心疾?

    當大紅袍殺葉流雲、殺路人甲,誰會想到這只不過是為了讓范閒至愛的海棠朵朵,能夠支撐起北齊這面旗幟。

    讓他們兩人之間的代溝與阻力壓制到最小?

    海棠朵朵需要力量,需要名聲。

    只有這樣,她說的話才不會有人反對。

    只有這樣,她說要和范閒在一起,又有誰能阻攔?

    君山會要與范閒為敵,他就滅。

    皇帝要禁錮范閒,他就殺!

    是范閒!又是范閒!還是范閒!

    他被某人看穿了內心,他被某人利用了。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為什麼綠葉不能成為紅花?為什麼?」

    「為什麼天空是藍的?」

    「因為湖水是藍的。」

    「為什麼這池子的水是綠的?」

    「因為它不夠深。」

    多少記憶,多少溫存,又有多少怨恨圍繞著他,徘徊著不肯離去?

    站在時間的旅途中,每當回頭望去,卻發現身後的腳印越來越多,越來越匆忙。

    他想起了那溫柔的嘴角,想起了那像閨女一樣的男子。

    只有這個人是真心待他的!

    這個人就像一朵鮮花。

    有時月遮拂柳,有時枝團錦簇。

    紅袍人苦笑,繞了一大圈後,原來自己依舊是那片為他人做嫁衣的綠葉。

    只是經歷了那麼多事,他自己一直渾然不知罷了。

    他是一名殺手,世上最有名的殺手。

    可是,他卻沒有一天為自己活過。

    他都是為了別人而活著,為了他的弟弟,為了他那相敬如賓的姑爺。

    他是木偶,他是綠葉,他是一個愚蠢的白癡。

    他是行屍走肉!

    這一刻,他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自己的劍,失去了自己的心。

    他不夠冷,他喪失了拔劍的勇氣!

    他已經不再是一名殺手了。

    「這個殺手不太冷?」紅袍人思索著,一時茫然。

    「你自卑!」皇帝道。

    「你是不是還想殺我?」皇帝問。

    「你為了誰要殺我?為了自己?」皇帝說。

    「我不知道。」

    紅袍人答。

    皇帝眼中堆滿了譏諷的笑意,他知道紅袍人已經被他打垮了。

    他的語言永遠是最有力,最直接的武器。

    能夠瞬間攝入對方的內心,能夠將人扶上雲端,能夠一腳把人踹進地獄。

    這就是帝王之術!

    一時之間,那份二十年前的戰戈鐵馬,藐視天下的雄心,再一次充滿了他的身軀。

    他望著紅袍人,如同望著苟且偷生的螻蟻。

    暴雨在窗外咆哮,狂風吹得書房內燭火忽明忽暗,吹得桌上書頁「刷刷」作響。

    紅袍人抬起頭,面色蒼白,眼神迷離,他再一次震驚,他覺得不可思議。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面前的男人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

    如果不是他內心忽然激動,強者之氣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紅袍人看不出他會武功。

    他的武功已入化境,變得爐火純青,已與自然混為一體,所以紅袍人沒有察覺。

    輕視!

    武者最忌諱的事情,居然發生在天下第一的殺手身上。

    紅袍人徹底崩潰了。

    眼前此人才是天下第一,紅袍人不配!

    ------當酷寒來臨,你永遠看不到它的力量,可是它卻已在無形中將水變成冰,使人凍死。

    皇帝似乎也察覺到了紅袍人的變化,他更不加掩飾的釋放著自己的霸氣。

    二十多年修煉的霸道真氣,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空氣在扭曲,御書房在扭曲,就連面對面的兩個人都在扭曲!

    這就是霸氣!

    女人不僅雙手奉送了監察院,內庫。

    同時還將世間絕無僅有的霸道心法,給了他。

    可是……

    女人卻得到了什麼呢?

    另一個女人為他付出了青春,付出了名聲,

    甚至為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做著無恥骯髒的勾當,如今依舊在廣信宮中默默流淚。

    她……。

    又得到了什麼?

    她們都看不透,看不穿。

    她們都是無藥可救的白癡。

    紅袍人潮濕的衣擺已經流乾。

    整個御書房中,被紅色的雨水染成了一片刺眼的燕脂。

    深紅色。

    如暮色蒼茫,如煙雨密佈。

    是誰在流淚?是誰在滴血?

    是誰!!!

    是他,還是她?

    是血雨?

    不祥之兆!

    皇帝的雙手冰冷,血卻是滾燙的。

    能夠與大紅袍交手,是他這一生中最值得興奮,驕傲的事。

    這是他第一次自己動手,也許會是最後一次。

    只有大紅袍才能讓他產生動手的念頭。

    四顧劍不配,葉流雲不配。

    東夷城不配,北齊……

    也不配!!!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人。」

    皇帝驕傲的說道。

    真正能夠做到平凡的絕頂高手,又能有幾個?

    誰能與他針鋒?

    「你放心。」

    皇帝將霸氣提升到極限,趁熱打鐵般,捶打著紅袍人殆盡的信心,「你死後,我會將你的親人,朋友一起合葬在你身旁,這樣你才不會寂寞。」

    皇帝甚至已經能夠想像到紅袍人的墓碑旁,已經長出了一朵朵寂寞的小黃花,野草叢生,蟲蟻混聚。

    殘破,頹敗,淒涼。

    ………

    ………

    「在戰略上藐視對手,在戰術上重視對手。」

    「敵人都是紙老虎。」

    皇帝很聽話,這兩句話他一直記得。

    可是,這一次他錯了。

    他看到紅袍人抬起了頭,眼中似乎重新藏進了一根針,隨著燭火忽明忽暗。

    他似乎在突然之間找回了他的心。

    驅使他繼續求生下去的究竟是什麼?

    是劍術?是信心?是運氣?

    瞎子對紅袍人說的話一直都沒有錯,只是這次他也錯了。

    是愛!刻骨銘心的愛!

    ……。

    ……。

    「你不能死!」小指臨死前的微笑依然在眼前閃動。

    「我等你回來!」無名指話音溫婉,一絲甜蜜湧上心頭。

    「為何綠葉不能成為紅花?」瞎子冰冷的聲音鑽進了他的耳朵。

    是啊!他還不能死!

    遠方還有一抹黛眉在等他!

    那芬芳如菊的雙唇,依然需要他去點絳。

    她纖細,溫柔。

    她熱情強烈,能讓彼此吞噬在愛火之中!

    他還不能死,他要活著去見她,再見一次她那清澈如月光的眼眸。

    一次就夠,一眼就好!

    黑雨越下越大,越下越急。

    雨水拍打著窗戶,卻已經敲擊不進紅袍人無比堅固的心!

    他的心沒有弱點!

    那個撥動他心弦的女人,讓他在一瞬間沒有了弱點!

    劍在鞘中低聲做鳴,他的手再一次緊緊握住了劍柄,沒有任何東西能把他們分開!

    他和她?還是,手與劍柄……。

    這種力量,這種信念,皇帝是永遠不會明白的。

    他不曾記得愛,他不曾愛過,他親手葬送了他的愛……

    一聲炸雷,當頭而響。

    電閃雷鳴,風雨正在狂嘯。

    書房中卻似乎有一種迷茫的狀態,彷彿沉眠於一場大夢,將醒未醒之間,一片茫然,一片混沌。

    突然之間,氣氛變了!

    如轟隆,如電閃,如狂風,如巨濤。

    殺氣森森,森森殺意!

    一瞬間,有多長?

    一息的光陰,又有多少個瞬間?

    彈指間灰飛湮滅,瞬息化為塵土。

    如白駒過隙,一眼萬年!

    兩人同時抬手,人間似乎被一道閃電赫然刺穿。

    那一瞬間照亮了這黑暗的天地,衝破了混沌,將那片雨雲吹的蹤跡全無。

    雨停,夜深人靜。

    只有遠處隨風而來的竹濤聲在夜空中輕輕迴盪。

    陳園外的守衛依然牢不可破,似乎就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去。

    蒼蠅飛不進,不代表影子進不了。

    當影子掠過身著鎧甲的衛兵時,他們都沒有察覺到這個人。

    沒有察覺到一個驚世駭俗的消息已經傳入了陳園。

    「陛下駕崩。」

    影子留下四個字後,飄然離去。

    那裡只留下了一個老人,老人坐在輪椅上。

    雨停了,潮熱之氣從地面上紛紛散了開來,空氣中異常悶熱。

    可老人的腿上,卻依然蓋著一條厚厚的毛毯。

    聽到影子的話後,老人眉頭舒展,他只覺胸中熱血澎湃,久久難以平靜。

    他突然感到空虛。

    他恨皇帝。

    他愛上了一個女人。

    可皇帝奪走了她。

    他恨!

    皇帝雙手沾滿這個女人的鮮血的時候,他卻只能在一旁看著,麻木的看著。

    皇帝接過那女人的財富,他也只能繼續打理。

    他恨自己!

    當那位東夷女子被皇帝擁入懷中,只對他留下一絲惆悵之情後。

    他開始怨恨!

    從那一刻起,老人失去了自我。

    除了仇恨之外,他第一次瞭解到世上還有比仇恨更可怕的感情。

    那是毀滅!

    他想毀滅那個男人。

    但這種感情卻使得他想毀滅自己,想毀滅這個世界。

    慶帝亡,天下亂,生靈塗炭!

    他自始至終沒有想到自己的錯,因為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錯。

    錯的都是那個男人!

    可是……

    毀滅了又能怎麼樣?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

    他似乎突然之間明白了什麼,報復後沒有一絲快感,卻陷入了無窮無盡的痛苦之中。

    -------------

    皓月當空。

    月暈如風,月明如絲。

    老人摸了摸自己的斷腿,突然大笑。

    笑著笑著,漸漸泣不成聲。

    「陛下!老奴是忠於你的啊!」

    老人嘶啞的哭吼聲,響徹了整個陳園。

    ………。

    ………。

    餘慶五年三月

    陛下駕崩太后駕崩

    同日程萍萍病故於陳園

    ……………

    ……………

    誰即位?

    誰又將展露頭角?

    誰有將屹立於武學巔峰?

    皇帝是因何病駕崩的?

    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活著。

    當數以萬計的流星,紛紛劃過蒼穹。

    你抬起頭,依然可以看見漫天晨星。

    天空並不會因為這些流星的隕落而失去顏色。

    又何必去問,又何必去思考,那些流星究竟落在何方呢?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