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長生界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正文 第688章 怎能忘記能(大結局) 文 / 辰東

    前面還有關於結局的一章。交代了某些人的去向。我以為兩章加起來六千字就能結束了,但結果發現有很多東西都必須寫出來,結果寫了足足將近一萬八千字,是預想中的三倍量。

    所以,最後這張大結局這麼晚才貼出來。實在沒有辦法,汗,前後將近一萬八千字啊。我沒有懶惰,寫了大半夜,通宵直到現在。

    「這具石王體可承載皇者神力……」五位異界聖祖同時發現了異常。

    「返本還源,望穿古今!」一名異界聖祖大吼,雙瞳中射出兩道神芒,籠罩那九分合一的石人。

    一幅幅畫面飛快浮現而過,他們看到了這尊石人的過去。

    這尊石人來歷非同尋常,竟然是在九州由九燈神火孕育出的天生石王,可以說具有三皇五帝等人的傳承,可承載皇者神力,具有無限潛能。

    同時看到了關於他的很多的往事,被老石龜撿到、養大,轟殺九十九重石階無功而返,被魔影打裂。

    「咦,還有一尊!」很快他們在那懸浮的天帝城中又發現了一尊石王。

    借助雙瞳。看穿過去。

    「名為天帝,血肉無上祖神……有意思!」異界聖祖冷笑。

    所謂的天帝也是九燈由孕育而出,本應與九分的石人合二為一,有衝擊皇者的可能。

    但是,天帝有悔,未與九分石人相合,自己沉寂無盡歲月修煉石王體,想獨自破關。

    但是再出世時,第一尊石人已經九分殞落。他以血肉祖神軀繼續修煉石王體,但未能兼修石王體,最終有悔而終,在死亡世界重生。

    「喀嚓喀嚓」

    天帝城中傳來碎裂的聲響,一尊石王破碎軀體,展現出血肉之軀,而後剎那間與九分的石人合一。

    化成一尊半血肉半石王的強者,頭頂帝城向前走來,抵住五位異界聖祖。

    與此同時,盤古、伏羲、燧人、女媧、神農等各自射出一道神光,沒入其半血肉半石體的身體中,讓其頓時戰力提升。

    三皇五帝等想借助這尊石王體出手,合力激戰異界五位聖祖,因為他們自己即將朽滅。

    「我們的形體雖然腐朽了,但道源還沒有絕滅,殺他如拔草碾蟲!」五位異界聖祖向前逼來。

    由諸天聖物構建的小世界中頓時光芒萬丈,大道本源震動,雙方開始了最後的大對決。

    「殺……」

    外界喊殺震天,不斷有石王隕落。

    天地間早已被血水染紅。無盡的屍骨堆積成山成海。

    也不知道大戰了多久,可以騰空的人越來越少,無盡修士永遠在自這個世間除名。

    「轟」

    就在這時,由聖物構建出的小世界中,隨著最後的驚天一擊,分出了勝負。

    半血肉半石體的石人粉碎,天帝城亦化成飛灰,飄散而下。雖然石體與血肉之軀合二為一,無限接近於皇者,但縱然五位異界聖祖早已在跨界時遭受重創,也不是他可以戰勝的。

    與此同時,盤古、女媧、燧人、神農等人的軀體更加模糊了,他們已經沒有多少戰力。

    「咚」

    一聲沉悶的巨響發出,諸天萬界像是要大破滅了一般,天搖地動,所有修士全部毛骨悚然。

    在這一刻,無盡的壓抑湧來,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所有修士不自禁停了下來,戰鬥生生被打斷,一股冰冷的殺意讓所有人都脊背發寒。

    諸天萬界都在顫慄!

    縱然是小世界中的五位異界聖祖也全都變色,望向遙遠的天際盡頭。

    如驚濤拍岸。似亂石穿空!滾滾雲霧,猶如狼煙,衝入蒼穹。

    無盡的雲霧在翻湧,很快如海嘯般衝至,萬界便是因此而顫抖。

    而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五匹太古蠻獸衝來,踏裂了蒼穹,撼動了諸天大世界。

    五頭蠻獸高大凶狂,有的形如怒獅、有的凶似惡虎、有的狀若犀牛,但各個身覆鱗甲,氣焰滔天。

    在它們的蹄下,無盡混沌在翻湧,激起滔天巨*拍打天穹!

    它們踏破大世界而來,是的,沒有錯,五頭凶狂的蠻獸接連踏碎九重真實的大世界,破碎蒼穹出現在這裡。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們的身後就有九個古界永遠的朽滅,不復存在了,在它們的鐵蹄下徹底粉碎。

    狂暴與恐怖是它們的最真實寫照!

    在五頭可怕的蠻獸身上,各騎坐著一名恐怖的皇者,但這五人皆巍然不動,雙目閉合,像是五尊石雕,寂靜無聲。

    「皇者……」漫天修士全部變色。

    皇者未絕!

    所有人都以為異界五位聖祖是最後的五位古皇,不曾想最終卻是這五人來終結一切。

    無論是異界修士還是九州強者,所有人都全部變色,任誰也沒有想到,最後是這五人來改變結局。

    「砰」

    五人同時出手,一下子就打碎小世界。讓那扇門都一陣模糊,險些崩潰。

    五頭蠻獸踏碎蒼穹,登上九十九重石階,越過通天死橋,五種大道本源直衝而出,直取前方威脅最大的五位異界聖祖。

    那種可怕威勢讓所有人都心膽皆寒,這遠比虛皇以及五位異界聖祖的本源強大!

    「轟」

    五位異界聖祖當場便被鎮壓了,他們原本那近乎朽滅的軀體一下子就崩碎了。

    「隆隆隆」

    五種大道本源旋轉,當場將異界五位聖祖的大道烙印碾碎。

    無比的強勢與可怕!

    這個場面震驚了所有人,異界所有修士莫不變色蒼白,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形勢逆轉之快讓人難以接受。

    這五位騎士恐怖的讓人顫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那種發自骨子裡的恐懼。

    「竟然是你們,亂古的……」異界五位聖祖元神被衝散的剎那,發出了最後的大吼,有驚懼亦有不甘。

    「不!」

    後方,異界眾神大呼。

    但是,終究不能改變這一切,五人騎坐太古蠻獸一衝而過,五位異界聖祖形體化成飛灰,元神潰散。

    直到這時,五位騎士才睜開眼睛,頓時有十道神光洞穿虛空。他們的眸光比閃電還要可怕,比天劍還要鋒銳,直透本源。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你們想不到吧,我們還活著!」

    五頭蠻獸嘶吼,五位皇者當中一人的聲音冷冽無比,像是刮骨的刀在鏘鏘作響。

    破碎的大地上,在陸戰等活下來的石王前,有一道虛淡到極點的黑影重現,正是那魔尊聖影,他居然未死。不過此刻卻虛弱無比,艱難的開口道:「是……亂古五雄!」

    太古前諸皇大戰。那時是真正的亂古時代,這五人當年赫赫有名,神威震懾寰宇,被稱作亂古五雄。

    傳說,五人縱然在皇者中亦可稱雄,霸絕一方,但樹敵太多,最終被諸皇所殺,消逝在那個波瀾壯闊的亂古時代。

    後來,萬界發生驚天巨變,不容皇於世,先天九皇回返唯一真界,後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也進入本源真界。

    自那個時代後,天下間再無皇者。

    可是,任何人也不會想到,亂古五雄並為消亡,在最終的時刻出世。

    就在這時,亂古五雄中的一人,一指點出,一道本源大道光束,頓時洞穿了盤古。

    「截界指!」

    這是可截斷大世界,毀滅蒼生萬物的指力,如其名一般,是真正的截界聖指。

    盤古王長嘯,原本就已經很模糊的身體,更加的虛淡了。但是,他吼動天地,威壓萬界,石斧立劈而來,是一股不屈的戰意在支撐著他。

    「嗡」

    巨大的顫音,可怕的石斧劃破長空,斧刃都快變形了,不斷震動。

    「盤古永逝!」

    亂古五雄同時出手,五頭蠻獸搖頭擺尾,仰天嘶吼,一衝而過,盤古那巨大的身體。頓時龜裂,出現一道道血痕,而後轟的一聲爆碎。

    像是天地的脊樑崩塌了,血肉化成了黃泥,而後灰飛煙滅。

    「不!」

    九州眾人無比悲慟,活著的盤古王與從過去召喚來的盤古戰魂,永遠的殞逝了。

    亂古五雄神威震世,讓漫天修士噤若寒蟬,其中一人一招手,將盤古石斧接引到手中,道:「可惜,這第二聖兵在太古前被打碎了,殘體不復往昔威力。」

    「殺!」

    九州一方,衝出一隊人馬,悲怒交加,不顧一切衝了過來。

    可是,他們還沒有臨近九十九重石階,亂古五雄中一人可怕的目光便望了過來,「噗噗噗」響聲不斷,一團團血霧崩散在天空中。

    亂古五雄當中的一人隨意一瞥,可怖的目光便洞穿了所有人,讓一干強者全部灰飛煙滅。

    這便是傳說中的太古五雄,神威蓋世,沒有人可以阻擋,縱然是太古前的皇者中也近乎無敵。

    「回來!」

    刑天、蚩尤等人祖低喝,餘者止住了步伐。

    「蚊蟲也敢向天鳴?」亂古五雄掃視諸天,睥睨天下,根本不將萬界修士放在眼中。

    「縱然盤古真身復活、三皇五帝死而再生,也無法阻擋我們,我們亂古五雄並不是被他們鎮壓的,絕非虛皇等無能之輩可比,是我們自己歸隱了而已。」

    破碎的大地上,異界的魔尊聖影,艱難挪動軀體,道:「果真是亂古的五雄……三皇五帝縱然重生,也不見得可以壓制亂古五雄……」

    聞聽此言,眾人莫不吃驚。

    小世界中,亂古五雄輕蔑的掃了一眼魔尊聖影,而後一道神光射來,頓時令其真正朽滅。

    其實,魔尊聖影原本也不可能長存世間了,最多還有半個時辰可活,但亂古五雄依然無情出手,可想而知他們冷酷的心性。

    亂古五雄長嘯,聲震萬古諸天。

    「太古前諸皇雖征戰不休,但卻可長存萬界中,不過我們已由預感,有驚天的變故將要發生,故此隱匿了起來。」

    「果不其然,諸皇在萬界中開始朽滅,再也不能永恆長存,有近半的太古大能徹底絕滅。若不是即時進入唯一真界,恐怕天地間將再無皇者,永遠絕滅。」

    「我們懷疑有人主導了這一切,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最有可能!諸皇要破滅萬界,祭煉永恆真界,而他們幾人卻反對這一切,憐憫可笑的螻蟻蚊蟲。」

    「雖然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但絕對與三皇五帝有關,只是可悲亦可笑,他們做成了什麼?到頭來全部殞落,被後世子孫召喚來戰魂又能如何?」

    「我們就是要在這最後的關頭,粉碎他們的一切成果,讓他們所有的努力萬古成空!」

    ……

    亂古五雄將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批駁的一無是處,冷笑連連,望穿萬界,以蔑視的眼光不斷掃視八方,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不過是幾個可笑的人,幾個優柔寡斷一事無成的人,幾個辛苦萬古卻虛幻一場的可憐人。」

    「妄圖改變這一切,卻將自己搭搭進去的可憐蟲!」

    「不過,我們最終還是要感謝他們,費盡心力準備萬古,但最終成全了我們,我等將掌控唯一真界。」

    九州一方,三皇五帝等統領的上古先民部眾全部大怒,有人毫不畏懼,昊英氏、有巢氏、朱襄氏、葛天氏、陰康氏、無懷氏等部相繼有人站出,上前怒斥。

    「你們縱然戰力蓋世,也不過是無德凶狂之輩,怎能懂得三皇五帝的博偉胸懷,怎麼能與他們相提並論,你們又怎能如此辱蔑我祖?」

    「太古前,諸皇征戰,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生靈塗炭,血染諸天,怨魂橫虐三萬界。」

    「你們過所之處,萬族俱滅,草木皆凋,天地同朽,凶威浩蕩下,無樂土,無安康,無祥和,無寧靜,無生靈。」

    「只有你們的爪牙與屠刀可活。你們所做的是,要毀滅萬界,有的只是流血、殺戮、破壞,毫無建樹。」

    「而我們的祖先悲天憫人,他們具有大氣魄、大慈悲、大毅力,要改變這一切,重定天地秩序,結束黑暗與戰亂,掃平殺戮與凶狂,讓萬界重歸安寧。」

    「你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自己,屠戮萬界生靈,破滅萬界,祭煉永恆真界,大肆破壞!而我們的祖先,他們不是為自己,為了你們眼中的螻蟻蚊蟲,他們以大氣魄,決定重定乾坤秩序,創建理想中的祥和、安寧的樂土。」

    「他們大慈無疆,大愛無界,大勇無雙,豈是你們可以羞辱與對比的!」

    「無論他們成也好,敗也好,他們都會令我們敬仰。縱死,也永生在我們的心間!而你們,縱活,也不過活在自己一個人的世界!」

    九州一方,諸多修士毫不畏懼,慷慨激昂無比。

    「夠了!」亂古五雄中的一人,一聲大喝,頓時將那群人震成了齏粉,只留下一片血霧隨風而揚。

    「螻蟻蚊蟲也敢向天鳴?!」亂古五雄睥睨天下,道:「三皇五帝將永滅!」

    說到這裡,五人騎著五頭蠻獸在皇者古路上向前逼去,而此刻小世界中的三皇五帝等戰魂已經越來越模糊,縱然亂古五雄不出手,他們也難以長存世間,即將隨風而散。

    「伏羲納命來!」亂古五雄中一人上前,震天吼音,讓前方的幾道暗淡虛影更加明滅不定了。

    本源八音在微弱輕鳴,黃銅八卦崩碎虛空中,在一道熾烈的血色閃電中,伏羲殞落。

    後方,一盞盞古燈在破滅,油盡燈枯。

    三皇五帝齊震,但是他們的魂力耗盡了,在亂古五雄的轟擊下,一個個相繼消逝。

    「殺!」

    在後方,九州眾神全部殺將上來,眾人合力,要登臨九十九重石階。

    喊殺震天!

    天穹上,旌旗招展,大旗迎風獵獵作響,雲霧翻騰。

    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捲鬚氏、栗陸氏、驪連氏、赫胥氏、尊盧氏、混沌氏、昊英氏、朱襄氏、葛天氏、陰康氏、無懷氏……

    上古先民,足足有十幾部大軍,黑壓壓無盡,向前殺來。

    「盤古開天闢地,雖死猶生,能否忘卻?。」

    「永生心中!」

    「還有誰記得,燧人氏點亮了人族地前路?」

    「我們記得!」

    上古先民,十幾部大軍,吼動河山,自問自答,血淚滿面,向前衝來。

    「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永不忘記!」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肉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昌旺?」

    「我們知曉!」

    悲壯的聲音,響徹天地,三皇五帝旗下,十幾部舊眾視死如歸,衝向小世界,想要阻擋那正在發生的一切。

    可是,當他們臨近時,伏羲殞落、燧人傷逝、黃帝歸去、神農消亡……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萬古先祖,不論成敗,永不忘記,永活心間!」

    看著盤古不存於世,三皇五帝漸漸亡失,悲吼震動山川大地,貫穿萬古諸天。

    其力雖不可撼皇,但其勢卻已震皇!

    悲壯怒吼不竭,十幾部大軍,無窮無盡,殺向亂古五雄。

    「微塵豈能撼天?!」

    亂古五雄俯視天下,連連點出神光。

    「砰」

    「砰」

    「砰」

    一片片血霧升起,無盡的血霧在瀰漫,九州眾生血染蒼天。

    九州眾視死如歸,慷慨激昂,望祖先凋零,看三皇五魂滅,所有人都是血淚滿面。

    縱死也沒有人後退,全部向前,向前,再向前!

    他們以鮮血鋪路,吼動山河:「那斷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樑,那乾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那如山的屍骨是祖先的悲涼……縱死亦無悔!」

    無盡修士粉碎,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捲鬚氏、栗陸氏……很多上古先民部眾永遠滅族,成為歷史。

    「殺……」

    漫天悲壯的嘶吼,無盡的人前仆後繼,無力改變結局,他們捨生取義,以自己渺小的軀體向蒼穹、向皇者表達不屈!

    「殺……」

    天人族數位古王出現,泣血而歌,殺向那小世界中。

    隨後,數個文明前消逝的九州種族重現天地間,浴血而行,登天而上,以血染青天,以悲歌震動諸天聖物。

    九州一方,無盡生靈,一往無前,殺向天穹。

    縱然是亂古五雄,也不得不變色,他們感受到了一種悲壯的氣勢,一股讓他們都心驚的戰意。

    「那就全部毀滅吧!」

    亂古五雄出手,九州眾血流成河,異界諸神也屍骨成山,諸天萬界所有修士全部是亂古五雄抹殺的對象。

    「沒有時間了,我們不能長久存於這個世上。要立刻進入初始聖地,成為唯一真界主宰。」

    鮮血在流淌,匯聚成河,匯聚成海,但是沒有人可以阻擋亂古五雄,他們大步前行,對抗那天塹中的蠻獸,衝到了那扇門的近前。

    「轟」

    無盡殺念衝至,亂古五雄被阻擋而回。

    先天九皇、後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無盡殺念衝來,滅殺亂古五雄!

    「你們殺意無盡,神力無窮又如何,真能阻擋我們嗎?」

    「沒有人可以阻擋!」

    亂古五雄是大圓滿境界的皇者,戰力震古爍今,力擋殺念,五人同時走到那扇門前,即將邁步而入。

    「轟」

    突然,古今未來,同時震動!

    一口血色的巨洞出現,但又在剎那間崩碎,不過有足足有八人衝了過來,將亂古五雄衝擊的倒飛了出去。

    「好強大的神力!」

    亂古五雄並無懼意,反而冷笑連連。

    「終究被你們合力打穿了唯一真界,衝出了八人,但這又能如何,你們擋的住我們嗎?」

    對面的八位皇者,神威凜凜,氣勢壓蓋萬界,面對五雄全部露出冷漠的神色。

    「我們八人乃是唯一真界古往今來最強的帝皇,你們亂古五雄縱然再強大,但在我們眼中也不過如此,八人足以殺你們五人!」

    八人渾身是血,顯然跨越唯一真界時,他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亂古五雄並排站在一起,眼中綻放出駭人的光芒,道:「如果你們八人在全盛的狀態,或許我們五人還有些忌憚,但是現在你們沒有機會!」

    「我們亦想說,你們沒有機會!」八皇大喝,向前逼去。

    在下一瞬間,皇級大戰爆發!

    萬古諸天都碎裂了,但是這個過程並沒有持續多久,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的八皇同時衝進了那扇門,縱然是天塹中的巨獸也無法阻擋。

    他們邊戰邊殺了進去!

    那扇門並沒有關閉,可以看到他們在裡面激烈的大戰,混沌破滅了又重生,輪迴更替了又重複。

    皇級大戰將初始聖地都快打爆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亂古五雄與最強八皇全部停了下來,似乎都已經難以支撐,他們的軀體在碎裂。

    但緊接著,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的最強八皇又同時衝起,再次大戰在一起,大道本源不斷碰撞。

    「殺……」

    突然他們又殺了出來,打的天崩地裂,諸天聖物亂飛,天碑都龜裂了,隨後他們又殺進了那扇門。

    反反覆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終於,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的最強八皇停止了戰鬥。

    他們無法分出勝負,不再戰鬥,將諸天聖物的一半接引入裡面,而後化成十三道光束,衝向了初始聖地的最深處。

    亂古五雄與唯一真界最強八皇無法分出勝負,現在要憑速度爭奪聖地掌控權。

    但他們都留了後手,將一半的聖物接引到裡面,防止那扇門意外閉合,各自都留了退路。

    畢竟,取得最後勝利的只有一方,另一方注定將滅,不得已各自留下後路。

    九州眾人哀慟,祖先戰魂殞落,讓所有人都沉浸到難以附加的悲傷中。

    諸天萬界的修士,也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諸神全部臉色蒼白。

    「轟」

    就在這時,初始聖地深處傳來了驚天的怒吼聲,雙方似乎展開了最為慘烈終極一戰。

    就在這時,諸天石王全部一動,若是那雙方同歸於盡,豈不是他們的機會。

    這極有可能!

    「拼了!」

    無論如何,他們也難有活路,對方是要煉化萬界的,所有人都要死,與其如此不如搏一搏。

    有石王祭出一艘石船,很多人衝了上去。

    「難道是皇古神船?」很多石王驚呼。

    陸戰等異界諸王與那石船的主人相熟,成功得到一席之地。九州的王者被排斥在外,沒有獲得席位。

    通天死橋後的皇者之路,縱然是石王亦很難通過,但石船成功進入皇者之路,載著大批高手進入那扇門中。

    「三皇五帝,你們已經永逝,我們登臨了這裡!」亂古五雄的聲音傳出:「不過要感謝你們萬古的努力,給我們鋪就了這樣一條大道。」

    「這是屬於我們的!」唯一真界最強八皇的聲音傳出,同樣充滿了冷酷的意味。

    九州一方,所有人都感覺很悲涼,齊聲大呼:「祖先……」

    一切成空,讓每一個人心如死灰,充滿了無盡的哀意。

    「隆隆隆」

    就在這時,萬古諸天震動,諸天聖物搖顫。

    三皇鏡、五帝塔、天碑都等全部都要衝天而去!

    那扇門漸漸模糊,即將永遠的關閉。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是你們!」

    亂古五雄大叫,充滿了強烈的不安。

    唯一真界中的最強八皇,也在嘶吼:「萬古的騙局,三皇五帝我與你們不死不休!」

    聲音越來越近,十三位最強古皇似乎極度驚恐,正在向外衝來。

    不過,這一切都已經晚了!

    天地間,一隻粗糙的大手顯現,一下子抹平了那扇門,讓那裡徹底閉合。

    「佈局萬古,引我等入甕,讓天下隱藏的皇者盡出,三皇五帝、盤古、女媧你們好手段……」亂古五雄吼動萬界,但是聲音終究被截斷了,那扇門徹底閉合。

    那只粗糙的大手,洞穿古今未來,連接到了太古洪荒前,又貫穿向無盡未來星空中。

    千古萬界,古今未來,被一隻大手相連相通,而後那隻大手化成十道身影,正是盤古、女媧、燧人、伏羲、神農、黃帝、顓頊、帝嚳、堯、舜!

    一個個人祖再生世間,重現於世!

    「這怎麼可能?」異界殘餘的強者莫不變色,諸天萬界修士也難以理解。

    縱然是九州一方,也全都陣陣發呆,不明所以。

    「沒有時間了,隨後還要看你們!」

    這是諸多人祖的神念波動。

    「各位聖祖你們未曾逝去?!」

    「可以說已逝,也可以說未逝,本在不生不滅間……」

    盤古化成血泥,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遂人神軀映火照……這是已知的歷史。

    「傳說並不一定準確,我們神識不朽,為你們所記,所以死亡並未成為終點。」

    「我們各自三分己身,一部分在過去,一部分在現實世界,一部分在未來……」

    「貫古通今,萬古沉寂,我們等若逝去,化成天地的一部分,與萬界相融相合……」

    眾人震驚,諸多聖祖各自的軀體與元神,一部分在過去,一部分在現在,一部分在未來,默默沉寂萬古,只為等待今日!

    無需說,此刻亦可知曉,萬界中不能容皇級強者長存,是他們在佈局,在逼皇級高手全部進入唯一真界。

    「古今未來,天下皇絕!」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齊聲大喝,千古萬界中天音震動,古今未來貫穿。

    他們化成了無盡璀璨神光,開始勾動萬界之力,要以萬界偉力煉化唯一真界!

    到了現在,異界修士臉色慘白,諸天萬界強者亦全都震驚到了極點。

    盤古、女媧、三皇五帝佈局萬古,令所有皇者進入唯一真界,誰能想到會是這樣?

    今朝一夕間,要天下皇絕!

    這真是讓人心驚膽戰的大局!

    「我等亦將永遠消逝,不復存在,重整天地秩序,建立祥和寧靜的理想國度,只能留待你們,我們能做的僅僅到此……」

    盤古、女媧、燧人、伏羲、神農、黃帝、顓頊、帝嚳、堯、舜全部化成了神光,在熊熊燃燒。

    「我等將與天下皇共絕!」

    一戰功成,萬古努力,只在今朝,解決所有想毀滅萬界的皇級強者,將萬古敵人一網打盡!

    那消失的門戶,幾次浮現而出,但又幾次隱沒消失。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掌控初始聖地,便可掌控唯一真界」是一個精心布下的千古騙局。

    這一切,都是為了完善那萬古大局,將沒有進入唯一真界的皇者引入,天下絕皇,沉寂萬古,一戰永絕後患。

    欲完滿佈局,先行讓己方相信,瞞過所有人……至今才揭曉!

    諸皇想毀滅萬界,成就唯一真界,不曾想到頭來唯一真界將被煉化,萬界將長存。

    蚊蟲螻蟻未絕,諸皇將全滅!

    萬古大幕落下,一切都成定局。

    神火熊熊燃燒,盤古、女媧、三皇五帝化成無盡神焰,引領萬界諸天以及無盡虛無地帶還有浩瀚無邊的混沌地域,開始熔煉唯一真界。

    「如此還不夠……」

    就在這一刻,那只粗造的大手再次浮現,將蕭晨掌握的石罐收去。

    「轟」

    石罐被揭開封印,裡面的鎮封萬惡之源的五帝塔飛出,裡面不斷流轉出龐大的精氣,跟隨熊熊燃燒。

    那是……眾人吃驚。

    「這是太古前被鎮封的魔性本源,匯聚了十五位皇級強者的終極大道神力,燃燒他們,引導萬古諸天精氣,引導浩瀚混沌本源,煉化唯一真界……」

    「三皇五帝、盤古、女媧,你們好手段!」

    憤怒的咆哮聲傳出,先天九皇、後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還有亂古五雄全部怒吼,無盡殺念傳出。

    但是,唯一真界在被煉化,他們卻無法衝出,結局已經注定!

    「轟」

    在熊熊燃燒的聖火中,一切都將結束時。

    突然,前方傳出劇烈震動的聲響。

    那扇門再次浮現出,因為有一半的聖物被亂古五雄與最強八皇帶入了裡面,他們重新構建神門,想要破困而出。

    在烈火中即將永逝的盤古、女媧等在火焰中浮現身影,全部蹙眉。

    十三位皇者將衝出,可是他們已經無力分身,要全力煉化唯一真界,對抗那數十名帝皇的殺念與怨力!

    「天碑中有無盡英靈的聖血與神魂,可以借力。洪荒古村乃是唯一真界的聖地,可以它鎮壓那扇門,接下來全靠你們自己了……」

    三皇五帝、盤古、女媧在烈火中的身影越來越模糊了。

    「祖先已經捨身取義成仁,我們的命運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創建理想的國度,要靠我們自己!」

    「殺!」

    「勾動萬古英靈聖血,阻止他們復出!」

    千萬大軍向前衝去,無盡的修士在堵那扇門。

    與此同時,三聲龍嘯傳來,逆龍王、黑龍王、赤龍王帶洪荒個古村出現,村中所有人都被轉移,以古村鎮壓向那扇門。

    「萬古諸天,無盡永恆,鎮封此門!」

    無盡修士在吶喊,以血肉鎮封此門。

    盤古、女媧、神農、燧人、伏羲、黃帝等將永逝,如今只能靠九州眾生自己。

    蕭晨盤坐在地,召喚第九面天碑,轟隆一聲巨響,蒼穹破碎,巨碑從未知古地降臨而下。

    烈火中,盤古、女媧、燧人、伏羲等漸漸模糊,漸漸消逝。

    所有人莫不悲慟,他們浴血前行,鎮壓那扇門。

    他們齊聲大吼,自問自答,以鮮血鋪路,吼動山河。

    「盤古開天闢地,雖死猶生,能否忘卻?」

    「永生心中!」

    「還有誰記得,燧人氏點亮了人族地前路?」

    「我們記得!」

    千萬修士,吼動河山,自問自答,血淚滿面,向前衝去。

    「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永不忘記!」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肉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昌旺?」

    「我們知曉!」

    悲壯的聲音,響徹天地,三皇五帝旗下,所有修士全部視死如歸,衝向洪荒古村,鎮壓那扇門。

    「三皇五帝你們終究功虧一簣!」

    那扇門竟然清晰浮現了,十三位皇者將要衝出。

    就在這個時候,蚩尤與刑天等僅存的幾位人祖來到了蕭晨的身邊,開始相助於他。

    「引無盡英靈聖血魂力封印此門!」

    萬古諸天齊震,所有人都在吶喊。

    「轟隆隆」

    九面天碑射出一道道奇異的符文,全部映入蕭晨的眼內,而後他盤坐在洪荒古村內開始破碎天碑。

    蕭晨一聲大喝,肉殼崩碎,千萬修士合力,積聚而來無盡神力,匯聚到到此,與無盡符文相合,轟隆一聲,無論是那扇門背後的還是外面的所有天碑全部震碎。

    無盡英靈聖血,熊熊燃燒,溶入洪荒古村,堵住了那扇門。

    「嗡」

    就在這時,那枚重組的白骨片也飛來了,這是盤古、女媧等聖祖的聖骨精華凝聚而成,此刻也開始鎮壓此地。

    只是,縱然諸天聖物毀滅大半了,那扇門依然無法徹底閉合。因為,在唯一真界中,二十七皇、三十六帝等全部在催動神念,支撐那扇門,相助亂古五雄等人出困,救助他們就是救助諸皇自己!

    「萬古努力,不能功虧一簣,祖先已經將道路鋪平,我等亦可自強不息!」

    老子、佛陀、莊子、孫武、莊子、達摩、陳摶、葛洪、張三豐等大能全部衝起,以身染血,祭煉己身溶入洪荒古村內,以血肉相祭!

    隨後,眾多大能全部衝出,衝向洪荒古村,祭出自己的血肉神力,對抗萬古諸皇。

    「我等亦不甘!」

    夏啟、商湯、周文王……秦皇、漢武、唐宗、宋祖等歷代帝王全部出現,那是英靈神魂,帶領無盡鬼兵殺至。

    「殺!」

    呂尚、吳起、孫臏、樂毅、李牧、韓信、李廣、霍去病、衛青、李靖、岳飛、班超、王陰陽、陸遜、袁崇煥等歷代名將跟隨在後衝殺。

    隨後,天人族,古人族,龍族、人族等諸多文明史的強者全部衝起。

    諸皇的殺念無盡,但那扇門卻漸漸消失,萬古諸天,所有生靈合力,鎮壓此地。

    五帝塔五層同時出現,鎮壓而下,三皇鏡光芒閃耀,降臨而下……

    蕭晨在這一刻,感覺雙眼模糊了,他已經重組肉殼,感覺到了所有人的共同心緒,一往無前,視死如歸!

    他看到火裊、阿水、宇文風、楚行狂、絕刀、撒摩、妖妖、雪舞、趙重陽、夢襲孽、滄海等人相繼殞落……

    他看到金四億也捨生忘死,粉碎在洪荒古村前,他看到吳明也是神鍾碎、形神滅。

    他看到冰蘭、雪夢、奇兒、濟公活佛、廉頗老人全部殞落。

    他看到隱居在龍島的老樹人與不死王者也到了,最終殞落,實現了他們自己的諾言,盡最後一分力————戰死。

    「砰」

    珂珂的失樂園崩碎了,小東西渾身是血被蕭晨抱在懷中,與此同時失樂園內墜落的一面石刻讓他頓時神情一滯。

    那是若水的石刻,是通天死橋上的刻畫,不過此刻連通天死橋都崩碎了,此時在一陣光華中這片石刻也灰飛煙滅。

    若水,若水,若說!蕭晨大喊了三聲,但最終也只能轉頭,繼續……向前衝去!

    隨後,他看到清清的深獄淵崩碎,夢想之花扎根洪荒古村中,奉獻出無盡神力。

    「轟」

    葬兵谷中的一干祖神兵,也崩碎在了古村內。

    「我們來結束這一切!」

    蚩尤與刑天最終沖天而起,他們的石體沐浴無盡英靈聖血,而後光芒萬丈,血肉重生,被壓制的力量與所有修士的精氣合一,他們剎那昇華到皇級境界。

    不過這並不是完滿的境界,而是為了強行突破而突破,瞬息昇華,而後帶動洪荒古村鎮壓那扇門。

    石中帝大叫了一聲,也衝了上去,他也無限接近皇級境界,浴血昇華,粉碎在洪荒古村中。

    先天九皇、後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亂古五雄的殺念終於漸漸弱了下去,被盤古、女媧等神魂引來的萬界神華與無盡混沌精氣祭煉在了真界中,氣息漸弱。

    「轟」

    最終,那扇門徹底消失,不復存在。

    「父親……」珂珂大叫,它渾身是血,因為珂父也殞落了,小東西險些昏死過去,一日連續失去兩位至親之人。

    蕭晨緊緊的抱住了它。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萬古諸皇的殺念亦是如此的可怕,付出這樣慘重的代價才最終鎮封那扇門,徹底煉化唯一真界。

    聖火熊熊燃燒,直至千百年後,神火才熄滅,萬界也幾乎不復存在了,唯一真界化開,諸天相連,最終成為一界。

    當萬古諸天成為一界後,乾枯腐朽的屍體無盡無數,沒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但是他們卻盡了自己最後的一分力量。

    「你們以為結束了嗎?」歸於平靜,但不能平靜,落下大幕的剎那,一個可怕的聲音充滿了無盡怨毒與恨意。

    唯一真界被化開後,有皇者未絕!

    此時,三皇五帝、盤古、女媧卻已經逝去,人祖蚩尤極盡昇華剎那也已不復存在。

    三個人搖搖晃晃,從化為混沌的唯一真界中走出,殺意無盡。

    「我未死,不是貪生怕死,是為了留下性命等你們!」一座荒山上,蕭晨盤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三位皇者未絕,雖然被煉化的險些形神俱滅,但畢竟活了下來。

    「一個小小的王者也敢張狂,不知死活!」三位皇者怨氣滔天,大步向著蕭晨逼來。

    「就憑此劍陣殺你們!」

    空間扭曲,古今未來貫通,如同盤古、女媧、三皇五帝等人一般,四十九把戰劍分處在過去、現在、未來三個時空中。

    在合一的剎那,將震古爍今,威能達到極點!

    此刻,古今未來貫通,四十九把戰劍浮現而出。

    蕭晨體內各個神化的穴道內,一道道盤坐的身影全部站起,仰天長嘯,震動山河。

    「又是盤古、女媧、三皇五帝,是他們留下的神圖,這是他們大道的昇華與凝聚!」

    三個未死的皇級強者大怒,唯一真界便是葬送在那些人的手中,至死那些人依然還有後手,讓他們三人怒到極點。

    「我只是一個小兵,將會履行我應盡的責任!」

    蕭晨體內衝出無盡的身影,與四十九把戰劍相融相合,那是神圖的有效補充!

    神圖完整,蕭晨化身為一,與之相合。

    「嗡」

    僅僅一聲輕顫,三位險些形神俱滅的皇者,雖然逃過被煉化在唯一真界的一劫,但最終還是徹底灰飛煙滅!

    神圖分解,神圖的有效補充部分化成虛影,重歸蕭晨體內,四十九把戰劍分開,剎那間衝向過去,衝向未來,衝向遠空,依然是分處在古今未來中。

    「希望四十九把戰劍永遠不需要重聚了……」

    蕭晨自語,戰劍重新聚齊,便意味著他要再斬大敵,他不希望這樣的情況發生。

    世界安寧了下來,但僅僅過去五千年,卻又發生了一件驚天大事。

    消失無盡歲月的趙琳兒重現,她尋到了異界等敵眾殘餘,將她那恐怖的科武庫投了過去,險些將這最後的浩大世界毀滅。

    她瘋狂的大笑,眼中不斷的流淚,自己走入了那片毀滅區,跟隨同毀。

    萬界種族千不存一,趙琳兒是瘋狂的,她毀滅了昔日的所有敵對種族,而後走向了自毀,這個瘋狂的女皇結束了自己的一切。

    千年後,整個世界漸漸安寧下來。

    但是卻發生了一些奇異事件,不僅皇者絕滅,就連石王都幾乎殞落乾淨了。

    蕭晨走遍世界,也不過發現了數位王者而已,石王竟也不能長存於世了,開始朽滅。

    唯有血肉之軀不受影響。

    後來慢慢的演變,所有修士只能達到長生境界,連半祖境界都無法衝擊了。

    再也沒有人可以毀滅這個世界。

    當然有幾個人例外,經過數千年的遊歷,蕭晨先後見到了武祖、人魔戈乾、還有獨孤劍魔以及黃金獅子王父子,他們都處在王者境界,修為沒有倒退。

    蕭晨自然也在這個境界,他亦難以朽滅,他掌控戰劍神圖,自然可感應到這個天地中的所有最強存在,依稀間他覺察到了蘭諾亦未亡,不過卻始終沒有見到,也許將來有一天會重逢。

    「貫通古今未來,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也許是一種無奈與悲哀……」

    這是蕭晨的真實感受,他利用戰劍神圖斬殺三位皇者時,剎那貫通古今未來,瞭解到很多不想知道的事情。生死未明的武戰魂、蘇瀅、柳如煙、白起、以及黃金神戟與烏鐵印那兩個老妖孽,竟早已消逝多年了……

    金三億、柳暮、一真、牛仁等最初時的朋友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早已消逝在數個文明史前。

    過去的人事物似乎全部留在了那片遙遠的時空中!

    蕭晨感覺像是徹底斬斷了過去。

    走進那熟悉的村落中,在那裡有他熟悉的村人,還有他的父母。這自然不是原本的洪荒古村,那裡是重新建立的家園。

    但這麼多年來,村人與他的父母依然在沉睡,這自然是他以**力為之,現在一切都祥和安寧了,蕭晨決定喚醒他們。

    最先醒來的是個小和尚————薄士的孩子、一真的親侄兒。

    還有一個不願醒來的小傢伙,正是珂珂,父母全部戰死,小東西可憐兮兮,心中傷感,想一直沉睡下去,逃避現實。

    在小村中還有一個禁區,那是一片神園,有一株夢想之花正在綻放,清清正在慢慢復甦。

    當然,蕭晨不會任小東西獨自傷悲,他決定當清清復甦時,便喚醒珂珂。

    當某一天,三具雪白的骷髏跳進小村,搖醒珂珂,隨後有溜進神園後,蕭晨頓時一陣驚喜,他見到了秦廣王、閻羅王、輪迴王三人。

    小東西到底還是個樂天派,終於再次露出了笑顏。

    「我們去找小倔龍,他重傷未死,在某一個地方沉睡……」蕭晨揉了揉珂珂的頭,笑了起來。

    不久之後,夢想之花中的清清也醒了過來,這個小村中頓時多了很多的歡聲笑語。

    「白殼小烏龜不要跑,又來偷我東西吃……」某一天,小東西珂珂發出了這樣憤怒的叫聲。

    大戰後,一切都漸漸平復,往昔的所有悲傷,都漸漸被修士們遺忘,祖神所要創建的理想國度終於實現。

    五千年後,這唯一的世界被命名為長生界。

    這裡,百族林立,浩瀚無邊,充滿了無盡的神話傳說,但是對於後人來說,那遙遠的過去始終籠罩著一層神秘的面紗,難以望穿。

    過去的終究過去了,遙遠的過去,那些腥風血雨,那些捨生忘死的人們,那些慘烈的大戰,都終將漸漸被人遺忘……

    又過去數千年,出現了很多的野史小說。

    當蕭晨看到某本雜說中記載的三皇五帝等人的事跡後,有些憤怒。堂堂人祖,竟然被寫的不堪入目,甚至連女媧這樣的聖母也被寫出一段艷史,他感覺出離了憤怒,險些直接祭出四十九把戰劍!

    「算了。」清清攔住了他,道:「各位祖先大慈無疆,大愛無界,大勇無雙,不會在乎虛名,他們頂天立地,何需在乎這些野史評說。」

    當有一天,蕭晨、珂珂、武祖、人魔戈乾重新聚在一起後,談起往事時,全部感慨無限。

    想到昔日那慘烈的大戰,那永遠逝去的故人,還有那大愛無疆的人祖,幾人不禁目蘊淚光,想到一個個人祖被人後遺忘,不為所尊,他們不自禁唱起那首祖神謠。

    那斷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樑,

    那乾硬的黃泥是大地的血漿,

    那如山的屍骨是祖先的悲涼。

    千百年後,琴瑟和鳴,絲竹悠揚,讚頌至聖大道永昌。

    還有誰記得,燧人氏點亮了人族的前路。

    怎能忘記,神農嘗百草,埋骨他鄉。

    還有人是否知曉,女媧泣血補天,以血肉之精讓我人族得以延續昌旺。

    盛世歡歌,大道在上,一首虛幻神曲將祖先萬載功績埋葬。

    眾生如螻蟻,大道在前方,歡歌永高唱,隻字不提炎與黃。

    莫名心傷。

    宏偉的殿宇,磅礡的巨宮,偽神列前方,祖先的悲涼,小小的牌位都早已遺忘,半尺神翕都無處安放。

    可否記得有個名字叫炎黃?

    你的血液中流淌著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與盛世,民族精神被埋葬。

    蒼穹之血,大地之精,陰陽交戰,泣血玄黃。

    祖先的血淚,能否打動你鐵石心腸?

    祖神歌謠完畢,幾人想起往昔的一切,全都黯然神傷,盤古、女媧、三皇五帝、蚩尤永遠逝去了,昔年最後一戰歷歷在目,他們永遠不會被忘記。

    大慈無疆,大愛無界,大勇無雙,這便是真正的祖神。

    回想往事,再看今朝,祖神夢想中的理想國度真的實現了嗎?幾人覺得還遠沒有,重建長生界任重而道遠。

    至此,全書完。過多的感慨,感言,我不想說。感謝各位書友一年多來的支持,長生界全部結束。

    辰東將暫別網絡,我不想匆匆開新書,我要認真構思一番,要寫一本我自己與讀者都滿意的精品。等哪天辰東回來後,會在長生界這本書中發佈新書公告的,還希望大家到時候支持,辰東不想因為暫時離開而被遺忘。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