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玄幻魔法 > 武神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正文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天邊局的盡頭(大結局) 文 / 蒼天白鶴

    第七百六十九章天邊的盡頭(大結局)

    賀一鳴的臉色微微一變,他隱隱的猜到了一些東西。

    目光一轉,他沉聲道:「前輩,莫非單純的靈魂之體不能夠通過破碎虛空的通道麼?」

    五行老祖放聲大笑,道:「你很聰明,昔日眾多神道在一起轟擊出空間通道之時,光暗聖子其實也是隱匿暗中。但是空間通道一出現,他的靈魂石就是動彈不得,若非是他的傀儡在場,只怕那時候就已經被空間通道的力量將靈魂攪成粉碎了。」

    賀一鳴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五行老祖堅持使用光暗和五行之力碰撞了,因為他早已算定,唯有如此,才能夠真正的將光暗聖子留在此地。

    他的計算相當精確,若非光暗聖子的手中擁有著兩大超階神器,那麼怕是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力量。

    不過,就算是有著兩大神器為憑仗,但是當空間通道成形的那一刻,卻還是被那股澎湃的吸力攝入其中。

    失去了**的支撐之後,靈魂的力量就像是無根之浮萍,再也經受不起空間力量的壓迫了。

    不過,賀一鳴隱隱的還是感到了一些不妥之處,他有著一種強烈的感覺。空間通道雖然能夠給單純的靈魂力量造成巨大的傷害。但若是在某種特定的條件下,或許靈魂比**更加容易穿過空間通道也未必可知。

    當然,這僅僅是他的一種莫名的,沒有任何根據的感覺,若是說出去,只怕根本就沒有人會相信的。

    五行老祖緩聲道:「光暗聖子也算是一個人物,他在最後寧肯選擇死亡,也不願意將天地聖果交給老夫。嘿嘿,如此魄力,果然不愧是西方武道的始祖。」

    賀一鳴緩緩的點著頭,他的心中千思百轉。

    若是易地相處,自己又會做何選擇呢?

    五行老祖既然能夠斷言,光暗聖子一旦進入空間通道,就是必死無疑,沒有半點兒的生還幾率。那麼他本人肯定也知曉這一點,但是最後,他還是放棄了五行老祖所給予的生機,選擇帶著天地聖果進入了另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之中。

    那是因為他知道,就算將天地聖果交出來,就算這一次能夠保住靈魂意識不消散,但是給他留下來的時間也肯定不會太多了。

    吸收靈魂魂魄方才擁有的力量畢竟不是他本身的能力。

    光暗聖子在萬年前避世之時,可是使用靈魂力量將意識保留萬年之久。

    但是這一次,他卻絕無可能做到這一步了。

    所以光暗聖子才會帶著天地聖果穿過通道,或許,他是想要用自己的靈魂來博取那一絲的生機吧。

    輕歎一聲,賀一鳴並沒有將自己的推斷告訴五行老祖。這位老人家的武道神通無敵天下,但是他對於靈魂力量的瞭解畢竟不如光暗聖子,甚至於連自己也有所不如,所以他才會如此肯定。

    但是世事無絕對,光暗聖子最後的下場如何,或許唯有老天爺才真正的知曉。

    五行老祖屈指一彈,在他頭頂上盤旋著的第一代五行環頓時發出了一道不甘心的嗡鳴聲。

    深深的歎息了一聲,五行老祖道:「你隨了我那麼多年,我也捨不得你。但是命中注定,我們還是要分開的。」

    他的這句話之中充滿了感慨,竟然有著幾分訣別的味道在內。

    賀一鳴的心中微動,他隨後感應到了,在他手上的這兩件光暗神器之中似乎也傳來了無限的傷感。

    他知道,這是兩件光暗神器對於已經離去的光暗聖子的思念。

    這三件神器如此通靈,幾乎已經與人類無甚區別了。

    五行老祖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他瞅了眼賀一鳴手上的兩大神器,道:「光暗聖子雖然沒有了**,但他畢竟還沒有徹底瘋狂,在臨走之時沒有留下任何後手,否則我們也無法輕易的關閉這個通道。

    賀一鳴的臉色微變,他的手輕輕的在光暗神器上拂過,已經明白了五行老祖的意思。

    光暗聖子同樣知道這種空間通道對於這個世界是一個巨大的禍患,而想要將通道關閉,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的靈魂在脫離光暗神器之時,竟然沒有留下任何的怨念。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兩把擁有著神器主魄的光暗神器才會讓自己輕易掌控。

    否則的話,以它們所擁有的智慧和威能,在那一刻怕是早就破空而去,不知所蹤了。

    五行老祖握住了五行環,他的身形一晃,已經來到了賀一鳴的身邊。

    伸出了手,將這件超階神器推到了他的面前,老人緩聲道:「一個人的力量有多大,他就要承擔多大的責任。光暗聖子如此,老夫亦是如此。」他嘿然一笑,道:「不過從此以後,老夫就輕鬆多了,再也無需守護什麼了。」

    賀一鳴微微的張了張嘴,卻是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他的心中不斷的閃過了一幕幕與神龍和光暗聖子有所交集的畫面。

    這兩位真神境的強者雖然一直在圖謀天地聖果和巢穴核心這兩件寶物,但是除此之外,他們的所作所為卻讓賀一鳴挑不出半點的毛病。

    在死亡之地中,五行老祖化身神龍,親身駐守在通道之旁五百年。

    這五百年中,他不但擋住了無數次死亡生物們的侵襲,也擋住了所有神道強者們的回歸之路。如果不是有他這個巨無霸坐鎮,那麼絕對不可能出現所有的神道強者們都留在死亡之地的事情發生。

    在眾人離去之前,五行老祖也是鎮守到最後一刻,直到確定通道已經關閉,這才帶著他永遠的離開了那個恐怖的地方。

    五行老祖如此,那失去了**,導致性情大變的光暗聖子雖然將天堂地獄中的兩大神器取出,讓西方世界尊者們的進階之路變得更加艱難。但是在通道打開的最後關頭,還是將兩件神器徹底的安撫了下來之後才離開這個世界。

    這一刻,賀一鳴似乎是想到了光暗聖子在離去之前的那最後一眼。

    那一副場景在他的腦海中似乎突然間變得生動了起來。

    他隱約的明白了,這是光暗聖子對於這個世界最後的留戀。

    在最終選擇離去之時,他本來可以讓兩大光暗神器釋放出最強大的威能來阻擾自己和五行老祖,若是再狠毒一點,他甚至於可以讓這兩件超階神器自爆。

    從這兩件神器對於光暗聖子的依戀感覺來看,若是他真的做了這個決定,只怕光明權杖和黑暗鎖鏈會毫不猶豫的選擇遵從。

    若是它們真的自爆了,那麼這個空間通道就會吸聚太多的力量。

    那時候就算是兩大真神境強者聯手,怕是也無法將通道就此關閉。

    或許,他將關閉通道的希望留下來,也是為了阻攔五行老祖的繼續追蹤,但是賀一鳴相信,他真正的願望,是不希望在這個世界中再出現第二個空間通道了。

    五行老祖默默的看著他,這位睿智的老人此時已經完全的平靜了下來。

    在他的身上,再也感受不到半點兒的頹唐和絕望,那雙如同星辰大海般深邃的眼眸中僅有著一絲不加掩飾的遺憾罷了。

    他對於自己失去了進階希望的事情,僅僅是感到了遺憾而已。

    一道五彩的光芒在他的手上釋放了出來,這是超階神器,第一代五行環之光。

    「你幫我將五行環送入生死界吧。」輕輕的將這個五行環送到了賀一鳴的手中,五行老祖緩聲道:「在三件五行環之中,唯有它才能夠保持生生不息的力量,讓生死界中再度充滿本源之力。」

    賀一鳴的心中湧起了一絲難言的感慨,他猶豫了一下,道:「前輩,這件事情為何您自己不去做呢?」

    五行老祖啞然一笑,道:「既然你能夠代勞,又何必讓我再辛苦一趟。」他長歎了一聲,道:「我的時間不多了,若是早點離開,或許還能夠碰到什麼機緣,讓這條老命延長下去也說不好呢。」

    賀一鳴的心中大動,想不到五行老祖竟然還有著後手未出。

    他驚喜的道:「前輩,您打算哪裡去?」

    五行老祖用手指點了點上方,道:「昔日在死亡之地中,你問過我上面是什麼,我說過,終有一日你會知道的。」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奇異的味道,似乎是充滿了誘惑的感覺:「如今你已經晉陞真神境,已經可以飛到天的盡頭了。」

    賀一鳴的眼眉急驟的跳動了幾下,道:「天的盡頭是什麼?」

    五行老祖放聲大笑,他大袖一揮,身形向著天空筆直的衝了上去。

    賀一鳴就這樣在下方靜靜的看著,看著他的身影不斷縮小,最終徹底的消失在眼眸之中。

    五行環陡然發出了一道嘹亮的嗡鳴聲,這道聲音遠遠傳開,似乎是在送走相識了萬年的老朋友,又似乎是在提醒賀一鳴。

    精神恍惚了一下,賀一鳴終於回過神來。

    他的目光從那無盡的天空中收了回來,在原地沉吟了片刻,他的心中泛起了無數的念頭。

    不過,最終他並沒有循著五行老祖的道路繼續高飛,而是轉過了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朝著賀家莊飛去了。

    他將速度提升到了極致,整個人猶如一道光,在虛空中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賀家莊後院之中,袁禮薰和牟子龍並肩而立,在他們的身後,神道凝血人亦是漠然的抬頭望著天空。

    雖然他並沒有神智,但畢竟也是一位神道強者,對於天地之力的波動有著強烈的感應能力,自然能夠感應到來自於遙遠天際的那種天地巨變。

    只是,在沒有得到指令之前,他根本就不會自作主張的衝上去罷了。

    豁然,遠方的天空亮了起來,僅僅是一瞬間,一道光芒就已經破空而至。

    這道光的速度遠在所有人的想像之外,哪怕是白馬的雷電之力似乎都要為之遜色。

    隨後,人影一閃,已經將袁禮薰緊緊的抱在了懷中。

    牟子龍的身上濺起了一片寒氣,他身上的神力翻湧不休。

    雖然他已經晉陞為偽神境強者,但是在這一刻卻連來人的身形也沒有看清楚。不過此人既然來到了袁禮薰的身邊,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觀了。

    只是,他身上的真氣剛剛提聚而起,眼眸瞥過,已經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瞬間,他心中的那種強烈寒氣頓時就消失無蹤了。

    原來,他已經回來了。

    後院中,牟子龍向著神道凝血人做了一個手勢,隨後他們兩位神道強者就悄然無息的離開了這裡,就留下了相擁而立的那一對璧人……

    一年之後,生死界之前,除了西方的三大神道強者之外,所有的神道們都來到了這裡。

    他們的臉色肅然,看向那座巨大的神秘生死界之時,眼眸中都有著一種發自於內心的尊崇之色。

    霍然間,五彩光芒亮了起來。

    那座小小山谷中似乎是開啟了一道巨大的裂縫,在這道裂縫之中,賀一鳴緩步而出。

    在他的手上,拿著一件神器五行環。

    這並不是五行老祖的第一代五行環,而是敖閔行的成名神器,歷代五行門的傳承至寶,第二代五行環。

    一年前,賀一鳴返回之時,整個天下間的神道強者們都為之轟動了。

    不過,在得知賀一鳴平安返回的消息之後,東西方的反應卻是迥然不同。

    整個西方世界一片哀鴻,神殿和議會的勢力全面收縮,並且在海外尋找隱秘海島,作為各自門派的最後退守之地。

    艾德文和格林頓兩位新晉神道雖然因為天堂地獄之事讓神殿和議會的高層為之深深不滿,但是在強大的賀一鳴面前,所有的內部矛盾都在無形中化解。他們難得的表現出了同仇敵愾之意。

    不過,此時就算是再給他們十個膽子,也是絕對不敢來招惹賀一鳴的了。

    只是,出乎了他們意料之外的是,賀一鳴返回之後,竟然並沒有任何想要尋找他們晦氣的意思。整整一年中,他甚至於根本就沒有離開過西北之地。

    但是,所有的有識之士都能夠輕易的判斷出來,在日後起碼千多年間,只要賀一鳴在世一日,整個西方世界都將不復崛起。

    這位出身於西北的絕代強者,將會是如同一座高山般,將整個世界中所有的野心家全部鎮住。

    無論是西方的,還是東方的,都不會有所例外……

    賀一鳴返回之後,在賀家莊中停留了一年,隨後邀請天下間的眾多神道強者們共聚在生死界之前。

    他並沒有將五行老祖和光暗聖子之間的恩怨說出來,也沒有提及他們兩位的下落。只是取出了第一代五行環,親自進入生死界內,將敖閔行的五行環換了出來而已。

    所有的神道強者們在觀看了這個過程之後,都是若有所悟。

    賀一鳴來到了五行門的眾人之前。

    這一刻,所有的視線焦點就集中在他們的身上,這些神道強者們都對他們投以了尊敬的目光。

    此時的五行門絕對是高手輩出,連祁連雙魔在內,一共有五位神道強者。

    不過,他們都知道,劉穆,牟子龍等人並不是尊敬他們的實力,而是對那位建造了生死界的偉人表示敬意。

    將手中的第二代五行環送到了敖閔行的面前,賀一鳴沉聲道:「敖兄,這是神龍前輩要我奉還給你的。」

    敖閔行緩緩的接了過來,他猶豫了一下,道:「賀兄,他老人家……如今還在麼?」

    賀一鳴沉吟了一下,道:「他已經離開了。」

    「離開了……」敖閔行等人的眼眸中都閃動著一絲複雜的感情。

    如今神龍的身份幾乎已經是眾人皆知,在聽到了賀一鳴的這句話之後,他們都是心中感慨,也不知道是何滋味。

    賀一鳴微微的笑著,道:「敖兄放寬心,神龍前輩並未隕落。」

    敖閔行等人的精神都是一震,這個消息對於五行門來說,可是無比的重要。只要他老人家還在世一日,那麼五行門的傳承就將是穩如泰山,再也沒有什麼人或者是什麼勢力能夠撼動分毫的了。

    敖博銳稍稍的踏前了一點,誠懇的道:「賀兄,他老人家去了哪裡?」

    以門中輩分而言,在敖閔行說話之時,敖博銳並不應該插口。但敖博銳卻是洞天福地的一門之主,身份尊崇之極,所以自然不在此例。

    賀一鳴伸手,朝著天空上點了一下,道:「神龍前輩去尋找他自己的機緣了。」

    敖閔行等人面面相覷,幾乎所有的神道強者們都是抬頭望向了天空。

    但是任憑他們的眼力多麼高明,所能夠看到的,卻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無。

    敖博銳遲疑了一下,道:「賀兄,您說他老人家升天了?」

    賀一鳴鄭重的點著頭,道:「他老人家以無上神通,去了天上的盡頭,去追求更高的武道境界。或許……」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或許再過五千年,他會重新回到這裡。」

    眾人的眼神已經不知道是驚駭還是懷疑,如果說出這句話的不是賀一鳴,那麼保證無人能信。

    不約而同的,他們的目光再度投向了那無盡的虛空。

    「天上的盡頭……」敖閔行喃喃的說著:「那裡,究竟是什麼地方?」

    生死界前,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捫心自問,天上的盡頭,又是什麼?

    「辟哩啪啦……」

    新年伊始,賀家莊再度變得熱鬧了起來。

    這是賀家莊最為輝煌的一天,普天之下的大多數神道強者們又一次的齊聚於此。

    不過,他們的到來並不是為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節,而是因為在賀家莊中增添了一個新的小生命。

    大殿之上,賀武德老爺子眉開眼笑,一張老臉似乎都因為極度的喜悅而變得年輕了許多。

    如今賀武德老爺子在天下間的身份地位已經絲毫不在任何神道強者之下了,正如此刻,有資格坐在大殿之中的,也唯有站在了世界上最巔峰的神道強者們。

    喜慶的鐘聲在莊中悠揚的響了起來,賀一鳴與袁禮薰並肩而入,在袁禮薰的懷中,一個剛剛足月的小傢伙睜著滴溜溜的眼睛,用著好奇的目光打量著這個世界。

    目光一轉,賀一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訝色。

    他們所相熟的神道強者們基本上已經到齊了,但是以敖閔行為首的五行門神道強者,卻是一個不見。

    帶著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劉穆等人,卻見眾人都是苦笑不語。

    如果不是眾多神道們都是一些老成持重之人,怕是早就開始詢問起來了。

    霍然間,遠處的天際傳來了數股龐大的,熟悉的生命氣息。

    牟子龍等人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都在心中埋怨,敖閔行這傢伙搞什麼鬼,在這個日子中還要姍姍來遲,難道他把自己當做五行老祖了?

    片刻之後,一道長笑聲從天空中傳了下來。

    敖閔行朗聲道:「賀兄,賀夫人,恭喜恭喜。」

    身影微微閃動,五行門中的五位神道強者一個不少的都到來了。

    賀一鳴微笑著抱拳還禮,道:「敖兄遠來,賀家莊蓬蓽生輝,還請入內寬坐。」

    敖閔行笑了數聲,上前見過袁禮薰懷中的小孩子,微微點頭,手腕一翻,已經多了一個玉瓶,道:「賀兄,這是我們五行門的小小賀禮,等孩子六歲開始習練內勁之時給她服用吧。」

    賀一鳴道謝後接過,他的神念微微一掃,道:「神藥仙液。」

    大殿中的眾多神道強者們都是驚歎不已,敖閔行的出手如此大方,這份禮物的貴重,已經將所有人都壓了下去。

    賀一鳴不動聲色的將玉瓶收了起來,鄭重的再次道謝。

    敖閔行大袖一揮,道:「賀兄,我們這一次之所以來遲,是為了趕至一件物品。」

    眾人都是嘖嘖稱奇,不知道他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敖閔行向著帝釋天看了一眼,大有深意的一笑,點了一下頭。

    祁連雙魔兄弟手腕一翻,已經從空間物品中取出了一面牌匾。

    那上面,有著金燦燦的,亮晃晃的四個大字:

    天下第一!

    「天下第一,名至實歸。」敖閔行正容道:「老夫效仿帝兄,就將這面牌匾掛在賀家莊前吧。」

    大殿中先是沉寂了一下,隨後眾人同時叫好。

    無論是否真心實意,在此時的賀一鳴面前,已經再也沒有人敢否認這四個字了。

    賀一鳴的目光從這四個字上一掠而過,他沉吟著,抬頭望天。

    那天際,火紅的太陽,青藍的天空,

    他的心中在想,

    天邊的盡頭,又是哪裡呢?

    (全文完)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