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時空 > 網游動漫 > 英雄無敵之屍山骨海
                             連載書庫   小說排行榜   全本小說

正文 第6866章 文 / KiKi龍

    「要說這精神力的鍛煉方法還是比較冷門的。世人皆只知隨著實力的提高,精神強度會不斷提升,而同階級的施法者的精神強度更是遠超戰士、弓箭手之流。但滿足於此卻是大錯特錯!」

    「當個體實力邁入靈階之後,精神力和靈魂力會有相當程度的融合,就好像同源異體的兩面,看似有明顯區別,但在運用過程中又往往會產生千絲萬縷的關係。」

    「或許靈之一階在這個時期還無法體會的很清晰,但隨著時光流逝,個體晉陞傳奇階後,對這種體悟才會越來越清晰。尤其是如果想邁過那天人相隔的一線,成就傳說之無上威能的話,不明確區分、掌握好精神力和靈魂力之間的異同點可以說幾乎不可能。」

    「魔力的流動、塑形和爆發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賴於精神力的引導,而靈魂力更是與精神力在一定程度上相融,無論是使用亦或展開靈魂空間,可以說個體精神力的強弱都將直接影響到相關能力的施展。」

    「既然如此,那麼直接鍛煉精神力能否促成靈魂力的提升甚至是蛻變呢?這便是近段時間以來學會內高層的一大研究方向當然了,那至少是傳奇階的精英強者才能涉及的領域,我在學術造詣上還差了一截,且資歷較晚,所以並未能有幸參與到那些研究中。」

    一路行來,安福奈特也大多都在跟劉逸飛講述這些和精神力有關的東西,劉逸飛自然是跟在一旁垂首聆聽。

    雖說在「身份」上,劉逸飛是僱傭安福奈特的領主,但是身份這東西說穿了也是一不值,沒有相應的實力作為擔保的話,根本就是空中樓閣,故而劉逸飛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姿態是否放得太低了,反而是一門心思融入到了安福奈特的描述中。

    邊聽邊想,劉逸飛卻是陡然想到了一些其他的問題,故而插嘴問道:

    「安福奈特閣下。我想問一下,『疼痛』是不是也能作為一種鍛煉精神力的方法呢?」

    自然,劉逸飛想到的便是他當初無知無畏之下嘗試融合「神之痛」時的經歷,那次經歷如果非要劉逸飛給一個描述的話,那就是「慘痛至極」、「終生難忘」!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是想將那一段記憶永遠抹去,偏偏那刻骨銘心的痛卻彷彿生了根一般緊紮劉逸飛的腦海中。讓他略微回憶一下似乎都能感受到昔日遭受的折磨,實在是真的痛入骨髓。難以忘卻。

    在劉逸飛一年多兩年的遊戲經歷中,那實在是生平僅見甚至說什麼「斷指之痛」與其都根本無法比較。

    就好像將一個人活生生的從體表開始一層層的剝開,然後血淋淋的在每一層肌體上撒鹽,再剝開、再撒鹽,如此循環往復,直透心臟直透靈魂

    對於那時候自己的手賤表現,劉逸飛真的只能說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甚至於劉逸飛後來都想向遊戲部門投訴,話說他們也真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弄出來這麼一個坑死人不償命的玩意兒究竟是圖個什麼呢?

    只不過那一次慘痛經歷卻也給劉逸飛帶來了莫大的「優勢」那就是經歷過劇痛折磨後劉逸飛記憶深刻的那一大串獎勵提示幾乎都是跟「精神」有關的。而其中最是直觀又讓人吃驚的便要屬瞬間兩百點精神屬性的直接加成了。

    但是憑此一點就足以讓一名施法者一飛沖天,甚至於現今劉逸飛隨便丟個骨牙都能趕得上別人骨矛的攻擊力便和這足足兩百點基礎精神屬性的加成不無關係。

    有這樣的例子在前,劉逸飛自然能夠聯想到「疼痛」想必便是刺激精神力增長的一大「捷徑」了,只不過這條捷徑卻不是那麼好走的~因為顯而易見的是如果刺激的時候目標個體暈過去了那麼十有**那個苦頭就白吃了

    「哦?這您都能想到?還是說流雲大人曾有過類似的經歷?這可是最近沒多久學會高層剛剛得出的成果,我也只是略有耳聞而已啊~」

    陡然聽劉逸飛這麼一問,安福奈特的表現卻是要比劉逸飛吃驚得多,頗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

    「額呵呵。巧合,完全是巧合~之前我有一次有一次被一個地下城的妖術師老妖婆抓住了,那老東西對我百般折磨,結果最後卻促使了我精神力的提升,所以我才有此一問。」

    關於「神之痛」的問題,劉逸飛知道牽連甚廣。連托拉德雷都沒敢告訴,就更不敢對這個新加入的安福奈特提了,乾脆便拿以前和老妖婆格菲洛格的戰鬥經歷說事。

    而聽劉逸飛這麼一說,安福奈特臉上也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不過隨即卻又是頗顯敬畏地讚歎道:

    「如此說來,流雲大人您必然是意志堅定之輩啊~需知這通過疼痛刺激精神力增強的辦法絕不是什麼能夠簡單模仿的正途。一般的疼痛對於任何人來說都只是折磨,非要那種足以直接損傷到精神體的極致酷刑的刺激才能夠刺激到精神體的異常反抗乃至瞬間膨脹。」

    「但前提條件是被刺激者必須要承受住那種足以把人折磨瘋。或者乾脆直接粉碎其意志的劇痛。因為唯有撐過來了,且在集中意志的反抗輔助下,精神體才能有爆發性的膨脹,否則一旦個體暈厥過去,非但無法鍛煉到精神力,之前受到的損傷也會在個體陷入昏迷後沉積下來,變成好像『精神疤痕』一般的存在,使得精神體變得越加脆弱,甚至直接產生傷害。」

    「所以哪怕學會方面在這一方向上已經有了些研究成果,但目前為止卻尚未聽說過有誰能在自主操控下完成類似的實驗驗證,因為這根本就是一種賭博,要麼大贏,要麼大輸~而相比起增長出來的那點精神屬性,可沒有任何一個靈階以上的有理智的傢伙敢去賭這些東西,畢竟萬一失敗了,眾生性質的實力折損且就此停步不前幾乎是肯定的~」

    「流雲大人能夠有此經歷。且能夠順利熬了過來,實在是能人所不能,屬下欽佩萬分~」

    我靠原來原來是這麼危險的麼哥尼瑪以前是有多手賤啊,居然去碰「神之痛」那玩意兒

    一邊聽著安福奈特「滿含誠意」的稱讚,劉逸飛卻是眼角抽搐著腹誹以往自己的冒失,這還真是應了那句「不知者無畏」的古話。真要是把這裡面的來龍去脈告訴給劉逸飛,讓他事先瞭解清楚的話。只怕就沒他昔日的苦難了當然了,大把的好處也就跟著沒有了

    似乎是安福奈特真的覺得劉逸飛的經歷頗為驚人。亦或是劉逸飛對這件事的危險性之高還是估計的低了,安福奈特又是誇了劉逸飛好一陣,弄得他都快不好意思了,殭屍巫師這才換了個口氣道:

    「不過即便是這種以冷僻辦法刺激精神力快速增強的方式,提升的也只是精神力本身的強度而已,卻無法提升個體對精神力操控、使用的精巧程度。」

    「說白了,就好像一塊魔法寶石的原石,雖說原石肯定是越大越好,但如果不經過雕刻、沒有細緻的加工打磨。那便勢必不可能成為真正的魔法用具,無法煥發出足夠輝煌的光彩。」

    「對於進一步提升精神力強度,我也沒什麼太好的辦法,而且我並不支持那種冒險激進的鍛煉方式。但是在鍛煉精神力運用技巧的方向上,我卻能結合我以往的經驗給領主大人您一些建議。」

    「我之前為您挑選出來的那三個次級法術就和它們的原型一樣,都是要求施法者與施法目標進行精神對抗的類詛咒型法術。在施法時,您可以嘗試著融入一些比較強烈、極端的負面情緒。如此一來能夠使得法術的作用力和威力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但無論如何,在施法成功後您要謹記,千萬不可以鬆懈,因為真正關鍵的時刻在於施法成功後。除非大人您攻擊的目標是足以被您碾壓的弱者,要不然在對方意識到那些惡意詛咒的第一時間便會怒而反抗。而我所謂鍛煉精神力運用技巧的辦法,也就是藉著這些精神力實質對抗的過程由您自己去慢慢體悟了。」

    「任何人的經驗、技巧運用的方式方法都有其限制性。哪怕是我將我運用精神力的技巧直接告訴您,您也未必就能夠運用自如,甚至於會成為您的阻礙也不一定。但一般情況下靈階以前的個體又很難主觀運用到精神力,白白錯失了打好基礎的時段,所以我便想到了借用這種和敵人精神對抗的方式以實戰去不斷磨練、感悟。」

    「當然了,這種辦法也不是毫無風險的。一旦大人您的意志被敵方徹底擊潰,則有一定可能敵方會趁虛而入。反過來對您的精神本體造成嚴重的衝擊,因而在作用目標的選擇上您需要謹慎。」

    「不過就我的經驗而言,只要選擇的目標個體不超過自身兩三個大位階,那問題應該是不大的。比如我是傳奇階,那我甚至能對傳說階的強者使用這種直接衝擊的技巧,大不了就是受到一定反向精神衝擊而已,不至於受到根本性的傷害,但如果是對上史詩級的存在,那我就要小心了,因為和對方的精神體直接接觸可能會被對方龐大的精神本體碾壓,以至於讓我的精神本體死亡。」

    「以大人您目前的實力我想對上靈階的對手,你應該可以放手施為。當然了,鑒於您的精神強韌度甚至足以抵禦那種折磨性的劇痛的傷害,或者對上精神力不是很強的傳奇階強者,您也可以嘗試一下,但請記得一定要小心,盡量避免在對方全盛的情況下和其直接碰撞。將這種手段留作關鍵時刻的反擊或許會是個不錯的主意。」

    「再有,那三大次級法術是攻擊的明刀,而我隨後找給您的那個『復仇意志』法術就是反擊的『暗箭』了。如果大人您偷襲對方失敗,且被對方趁虛而入的話,請謹記不要拚死反抗,或者可以以受傷為代價斬斷和對方的精神聯繫,而後您可以嘗試運用『復仇意志』這個法術。」

    「這個法術的效果便是將自身的一些負面情緒強行刻入到對方的精神中,而一旦大人您遭到對方的精神反噬,那種劇痛便會成為法術最好的催化劑和強化劑。只要您能夠集中精神完成『復仇意志』,其攻擊力只怕還遠在前面三種法術的威力之上。且這時候對方剛剛抵擋了一次您的進攻,在精神上很可能存在片刻的驚詫或者放鬆,如此便是最佳的反擊時刻了」

    聽對方娓娓道來,劉逸飛這才陡然意識到安福奈特幫自己挑選出來的這四種神秘技能的強大和威力原來還遠在自己的想像之外~

    這四個技能的出處足以證明其價值的不菲,但因為各自前面都加了個「次級」的前綴,所以之前劉逸飛也並未太過看重它們。但聽明白了這些技能的運用效果以及能夠順帶著鍛煉自己精神力運用技巧的價值

    這卻不是一般的彌足珍貴能夠形容的。

    需知很多的靈階強者都沒有系統的辦法去鍛煉自己的精神力,甚至會因為進入靈之階後「靈魂力」的解放和威力而將所有重心都偏轉到靈魂力的鍛煉上。以至於徹底忽視精神力的鍛煉。

    沒有具有相當學術、知識造詣的前輩高人指教,哪怕再強大的天才也只能在這一途上慢慢摸索,最終還可能限制自己的成長。

    而劉逸飛眼下倒好~

    本只是打算趁機給自家領地挖一個大高手坐鎮,或者看看能不能給自家搞點科研上的進步,卻不想這位新近招募的部下卻是第一時間關心起自己這個「領主」的自身實力來了

    妙啊!

    實在是妙!

    這一路上,劉逸飛一邊聽著安福奈特的指點,一邊卻是對新到手的這四個技能更加期待起來。

    經過後續的詢問,

    ,劉逸飛也算是終於弄明白了三個「次級」術法的具體效果:

    「次級魔力塑形」名字聽著不錯,實則效果在玩家而言不過兩個字——燒魔!

    在對對方的精神本體造成足夠衝擊後。令其失去對本身魔力的掌控,造成mp的內燃消耗。而這個法術的效果則視雙方間「魔力學」、「靈魂學」等等相關學術以及精神強度的差距而定,或者精神衝擊強度足夠的話,無視這些差距也能一舉將對方的魔力徹底燒空!

    可以說,這個技能用來對付靈階以下的各類術法型boss卻是極好的~

    施法單位對於魔力的依仗自不必說,但問題是因為其未晉級靈階,故而在靈魂力強度和「自我意識」上的表現都比玩家差得太多。可在諸如hp、mp的恢復速度這些個硬實力上卻又有著相當的水準,正面碰撞起來對玩家不利,所以反而從這些對方的弱勢方向對其「侵蝕」是最佳的選擇。

    而一旦攻擊成功,施法型單位沒魔了還不是任玩家搓圓捏扁?

    只不過如果是對上戰士類型的單位的話,似乎這個法術的效果就很有限了。

    而安福奈特也坦言,不僅僅是「次級魔力塑形」如此。即便是它的原型,靈級法術「魔力塑形」亦是如此。

    只不過有所區別的是,「次級」只能是燃燒目標單位魔力,而正品法術一旦成功卻是能夠直接控制對方的部分魔力,哪怕令其在目標單位體內內爆都再正常不過,實在是恐怖至極的強悍攻擊型法術。

    對於正版「魔力塑形」的效果,劉逸飛聽得是咋舌不已。只不過相比之下,他本身卻是對「次級惡意詛咒」和「次級惡意變形術」更感興趣一些。

    首先,這兩大技能都和「詛咒學」學術高低有影響,白骨構造、詛咒、靈魂恰是劉逸飛的三大支柱型核心學術,能順帶著利用上,哪怕是多提升5%的術法效果也是極好的。

    而這兩**術也沒有「魔力塑形」那種更適合針對施法型單位使用的範圍限制。

    「次級惡意詛咒」施法成功能令對方瞬間進入「災厄」狀態,表現為精神萎靡、靈魂虛弱、意志無法集中,技能遭到不同程度封印這玩意兒居然能「封魔」!

    「封魔」效果是十分稀有的,目前的狀態下,已知的只有地下城的妖術師和沼澤族的「巫醫」有類似的封魔技能,不過妖術師的相關法術無一不是「隱藏」級別的,玩家想要獲取不易,而沼澤族的「巫醫」更甚。這壓根就是隱藏職業,玩家中有幸能就職的實在是百不足一。

    然而「封魔」技能雖少,玩家卻是知道這效果之強絕對令人咋舌的!

    一旦封魔成功,目標單位雖然還有魔力,但是卻壓根無法施展任何技能,無論是法師還是戰士都等於只能拿著武器砸人了,絕對的殺boss王道debuff啊!

    這「次級惡意詛咒」的封魔效果雖不是百分百。還要看個精神對抗的強度,但卻也彌足珍貴了。而且如果打擊足夠深的話,百分百封魔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另外附帶的各種效果這個技能施法成功了效果簡直比「中等龍威」的影響都贊!

    而最後的「次級惡意變形術」則更甚丫的就真是百分百「封魔」了!直接將手術者變成各類諸如癩蛤蟆、老鼠、蒼蠅一類的小動物,這下對方還有得玩?

    只不過相比正版的靈級「惡意變形術」,次級效果則表現為無法長時間穩定持續,另外受術目標一旦遭遇攻擊還會變回原形態雖說貌似坑了一點,但作為靈級法術的弱效版本,怎麼著也是一大創舉啊!

    一一瞭解下來,劉逸飛心中卻也是有了想法。

    相比起來。他最感興趣的還是「次級惡意詛咒」和「復仇意志」,再下來是「次級惡意變形術」,最後才是「次級魔力塑形」。

    雖說高級的正版魔力塑形是能夠造成強大傷害的技能,但是次級版本威力減了一大半不說,適用範圍也小了不少,自然是被劉逸飛放到了最後。

    和安福奈特求證了一下之後,劉逸飛便已經確定了優先學習惡意詛咒和復仇意志的順序。而二人這一路交流,卻是已經不知不覺間回返了瘟疫之城的領主城堡中,甚至二人已經坐了下來,而血瀾不知何時也已經陪坐在一旁,等到劉逸飛反應過來之後著實嚇了一大跳,沒想到自己居然沉迷於剛才的交流中。連走到哪都忘了

    在心中略略尷尬了一下之後,劉逸飛卻是陡然間意識到另一件先前被自己忽視的問題。

    之前跟安福奈特談招募問題的時候,劉逸飛下意識的考慮的還是將其安置在領主魔法塔中,畢竟人家可是傳奇階的大巫師,哪怕是入主大城級別的領主魔法塔也絕對是實至名歸。

    可問題是瘟疫之城裡已經有了「首席魔法師」了,正是因海姆。

    這傢伙雖說暫時留在了學會那繼續深造,可總不能因為人家不在就給他撤了吧?比起眼下傳奇階的安福奈特。因海姆在硬實力上的確差了一截,可架不住人家來頭大、潛力無窮啊!

    可你要說不給安福奈特首席席位就讓他進入領主魔法塔中隨便安排個實驗室又有點像是給因海姆這個靈階骷髏巫師打下手的意思人家或者看你領主的面子能夠屈就一下,可如果哪個領主真的這麼不給傳奇階部下面子的話,那就真是二百五了~

    話說這高手多了也是麻煩啊,居然找不著合適的地方安排了

    而就在劉逸飛略有些頭疼的時候,他卻是陡然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對了,安福奈特大師,說了這麼多,我還沒跟您提過我這次得以通

    過審核的研究成果呢,不知您對此有沒有興趣?雖說這未必是什麼驚人的創舉,但是從艾麗娜閣下的反應看,似乎也算是有點前景,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說出來咱們一起合計一下如何?」

    一聽劉逸飛這麼一說,哪怕是看到瘟疫之城的繁盛昌榮後都顯得反應平平的安福奈特眼眶中卻是陡然間魂火一盛!

    說實話,對劉逸飛這次的科研成果,自打安福奈特得知其非但通過了本次審核,甚至還一舉獲得了破格的二級權限提升後,心中就已經充滿了興趣。

    類似巫師中央學會這種地方,天才什麼的那是絕對不缺的。應該說,沒有一定的才華和特長,壓根就別想進這種真正高端大氣的地方。

    這裡是各種職業下真正精華的所在,也是不斷超越巔峰的未來支柱。

    而在這種嚴肅的地方,首先一個權限等級就足以判斷出一個人的價值高低。

    一般情況下,每個人自打進入學會後就只能一點點熬資歷、積累貢獻,隨著不斷為學會作出貢獻。自身的權限等級才能逐漸提升,同時獲得更多的回報。

    而諸如「破格提升」這樣的事情。在歷史上自然不是沒有的,甚至在鬼族這個「不死」的悠長種族中更是略見不鮮。

    但唯一值得肯定的是,凡是能夠獲得此類殊榮的,要不然就真是命運的寵兒,一個不經意的想法便震撼了整個學會高層。要不然就是真正的超級天才,那種足以突破傳說階,甚至位列史詩而不朽的曠世奇才!

    這流雲究竟是什麼水平的「天才」安福奈特暫時不得而知,但自打他的權限等級破格提升後,安福奈特便對他這次的研究課題和成果充滿了興趣。要不是這些東西都被各個大師珍而重之的保密,尋常根本不對外透露的話,安福奈特在來的路上早就主動打聽了,眼下劉逸飛自己開口,他卻是如何不喜?

    眼見著對方似乎的確很有興趣後,劉逸飛卻是真的將自己這次研究成果的創意想法和最終成果娓娓道來,只不過其中尤其加重了對「煉金造物」的側重。似乎自己的最初想法是來源於塔樓族的煉金傀儡一般。

    「大致便是如此了,不知安福奈特大師對我這個想法感覺如何?」

    介紹完了自己的研究課題,劉逸飛不動聲色的問道。

    「恩流雲大人的創意如天馬行空,果是叫人讚歎不已!如此說來,以往我還真是忽略了對冒險者這一特殊群體的觀察」

    「哎~說來慚愧!雖說以前冒險者降臨於世的時候,我因專注於自己的研究沒怎麼察覺到。但是這次我無奈之下外出尋獲靈感。明明在迪王都中看到無數冒險者,卻硬是沒有察覺到其中的機遇,說來也是我有眼無珠啊~流雲大人嗅覺敏銳,加之天賦卓絕,此次繼續沿著這條道路深入下去,想必定然會有所成就!到時候若是能做出有益於我亡靈族的巨大貢獻的話,或是名載史冊也說不定~」

    以安福奈特之能。又豈會判斷不出「巨象兵」其間的價值?這會兒更是對劉逸飛讚歎有加,彷彿已將其視為那傳說中的天才,語氣越顯尊敬。

    「額大師您嚴重了~我畢竟出身於冒險者,對於這個群體的認知更全面也無可厚非,實際上說起來,我這次也只是佔了好運,能先人一步提出這樣的構想而已。」

    「但僅僅是有構想還是不夠的。在學會方面,暫時已經有人接手類似的實物製造,我也同時派了人在那盯著,也就是我領地中的『首席法師』,主掌魔法塔的因海姆閣下。但很湊巧的是我的領地中還有一座閒置的煉金工坊,據我所知,應該也有能力進行類似的樣品試制。」

    「要我想的話,如果能夠兩邊同時進行,且我們這裡再加上安福奈特大師您的經驗指導,說不定能先於學會那邊拿出成果來,如此或許能讓學會對大師您另眼相看,為您重獲入駐學會的資格也不一定,只是不知大師您能否屈就在煉金工坊那指導工作呢」

    一點點說著,劉逸飛卻是最終將自己的真正想法給拋了出來。

    瘟疫之城中的煉金工坊,自然是得自塔樓族放面的獎勵,而且因為當初劉逸飛做出的傑出貢獻,塔樓方也還算慷慨,給出的是「高級煉金工坊」的建築圖紙。

    這一般的煉金工坊,能夠進行的只是低階煉金物品的批量生產,另外能夠製造的唯一一種中階物品就是塔樓族三階的正規煉金戰士——石人、鐵人。

    而所謂「高級煉金工坊」,那就是在此之上更高級一點的生產車間,能夠製造各種中低階煉金造物,最高可生產五階稀有煉金戰士——鑽石人!

    得其助益,瘟疫之城暗地裡也累積了大量的煉金傀儡戰偶。但主要還是以石人和鐵人為主,更高階的金人和鑽石人則因為材料耗費問題少量製造,也算是作為一種精英部隊慢慢囤積。

    高級煉金工坊的好處自然不止於此,能夠在其中獲得獨立工作室的人還能享受到基礎煉金效果+1級的好處,即便比不上諸如中央學會那樣的地方,追平系統高價租賃的煉金實驗室卻是綽綽有餘了~

    而根據「主持」煉金工坊的煉金大師的自身特點,煉金工坊額外還能有不同的特效。

    比如這之前。劉逸飛就曾費力招募到了好幾位地底侏儒的幫助。

    這幾位靈階的侏儒煉金大師幾乎從未在人前出現過,領地中只有血瀾等極少數人知道他們的存在。而他們也很好的秉承了地底侏儒「宅」到令人髮指的種族屬性,絲毫沒想過要出門溜躂的念頭,一整天便是窩在煉金工坊裡進行自己的實驗。

    對這些劉逸飛好不容易「騙」回來的侏儒大師而言,如果劉逸飛能獎勵他

    們一具傀儡龍或者泰坦什麼的讓他們能夠「分解研究」一下的話,那或許就是對他們莫大的獎勵了。

    只可惜,七階的傀儡龍或者泰坦也實在是太珍貴了一點,劉逸飛可不敢保證這些侏儒拆了還能給他裝回去,所以從來沒同意過類似的要求。

    不過除了這之外,其餘的什麼石人、鐵人、金人、鑽石人之類的劉逸飛倒也是任由他們胡搞了。畢竟你要真是一點新鮮玩意兒不給侏儒研究的話,天曉得這些天生精力過剩由求知慾強烈、好奇無比的「小傢伙」會做出什麼事來。

    但是對這幾位大師,劉逸飛卻絕對沒有絲毫的不滿,除了偶爾無視一下他們要求獲得一具傀儡龍和泰坦的無理要求外,劉逸飛就只差把他們當祖宗供起來了。

    因為自打他們入主高級煉金工坊後,這煉金工坊才算是真正「高級」了一把,能夠生產的稀罕物件一下多了起來!

    什麼煉金炸彈啊、煉金機械啊、煉金裝備之類的。頗有點要在瘟疫之城裡再現侏儒種族化的意思!

    這些東西雖說最高級也就是中階(其中也摻雜有高階物品,但都是侏儒大師們自己親造的,難以量產化,煉金工坊只能量產低中階物品),但劉逸飛卻不敢流出去,甚至連自己人也沒幾個敢讓他們知道的。無他,因為這些物件的「說明」中全都清晰的指出了其源自「侏儒機械明」!

    從系統這自附的物品說明看,顯然是認可了諸如侏儒、牛頭人、蛛女這些個少數民族的種族明的,甚至還有相關的種族明特有物品。

    塔樓族長於魔法和煉金的糅合,最善於製造煉金傀儡,而侏儒則是大力發展機械明,和煉金有異曲同工之妙。但卻有似是而非,顯然已經形成了另外的明特色。

    這些線索要真是流出去給有心人瞧見的話,不用多,單是一眼已經足以引發很多問題了,真要是哪個傢伙手賤再捅到論壇上去的話,那搞不好掀起個什麼「侏儒全民大搜索」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這些東西目前統統都存在領地的秘密倉庫中,只有極少數具有權限的人才能加以管理。

    這次回返領地,劉逸飛不是沒有指導這幾位侏儒大師幫著一起製造「巨象兵」的想法,而如果能說服安福奈特幫忙一起的話,那更是如虎添翼,劉逸飛甚至覺得短時間內做出一件成品出來也不是不可能!

    當然了,想是這樣想,說話還得有技巧,是以劉逸飛對安福奈特也是恭敬有加,一路都說是指導工作,同時也小心的提出目前領地中的魔法塔已經有人執掌了,自己這邊也實在有些為難,希望安福奈特能夠聽懂自己的言下之意。

    也不知是安福奈特這位殭屍巫師真的很好說話,還是對於「巨象兵」的興趣已經遠勝對於那點身份的在意,安福奈特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除了提出想擁有一間自己的實驗室,最好再能有幾個有點水平的助手協從外,居然沒有更多的要求。

    哎呀~

    這麼好的部下,那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啊!劉逸飛當下拍板同意了對方的所有要求,乾脆將那幾個侏儒大師全都劃歸為安福奈特的「助手」行列,甚至還讓一旁的血瀾當下將安福奈特第一個月的「工資」一把結清交付,甚至還讓其在自己不在的時候全力配合安福奈特的各種需求,當下也算是賓主盡歡。

    好歹算是最終敲定了安福奈特的問題後,劉逸飛當下也不磨蹭了,這邊讓大師趕緊去把行李放一下,而後便吆喝著要領軍出城。

    關於要造訪班列茲的準備工作,血瀾之前就已經都搞定了,只等著劉逸飛回來領人,這會兒大師要去把身上的累贅物清理一下,劉逸飛也好最終再看看準備工作有什麼疏漏的地方。

    只是這邊劉逸飛正準備去格裡高利那瞧瞧呢,天空中卻是陡然猶如雷霆轟鳴一般發出一聲巨響,而後一個清晰的聲音已經很不客氣的傳入了劉逸飛耳中:

    「聽聞瘟疫城主回返,我等也是領命前來,希望城主大人不要再推諉,這便隨我回去覆命吧!」

    要知眼下還是大白天呢!瘟疫之城此刻的人流量沒有兩百萬也有個一百四五十萬的,這一嗓子陡然吼出來,驚動的何止千萬?

    城中上百萬滯留的玩家幾乎是同一時間做了一個動作,抬頭望天,而後更時發現,城市東南方向的空中,不知何時卻已經有一支飛龍大軍隱隱壓迫而來!

    嘶~~~

    一片倒抽涼氣的聲音幾乎充斥於城市四周。

    眼前這支飛龍軍團的數量足足有上千!

    要知道這可是高達六階的強力戰獸啊!

    哪怕就是在出產地的沼澤族,玩家也鮮有一抬頭能夠看到上千頭飛龍整體蔽空的景象。

    如此一見那壯觀的不是一點半點啊~

    這邊有一大波飛龍軍團正在襲來,瘟疫之城方面也是很快做出反應,不等劉逸飛和血瀾這兩位正副城主做出指示,當值的領地守將已經帶著領地中的一支精銳吸血鬼軍團臨空迎敵,同時連帶著還飛出來數頭骨龍,也無不是八品水準的超強戰力!

    真要比較起來的話,僅僅一個列軍的吸血鬼,哪怕全都是三品以上的精銳吸血鬼,再加幾頭八品骨龍也是打不過這麼多高階飛龍的,尤其這些飛龍還都是以「騎兵」形式出現,那背上一個個還承載著背弓負箭的蜥蜴人射手呢,戰鬥力之強絕對駭人(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